未成曲调

Titan之歌(五)

 @Elf 白天想着利用周末休息时间更新,结果看狮王专栏看得太高兴,一整天就这么过去了……

摘要:小Fipsi对他的舰长,人称“Der Titan”的那一位有个无法实现的大计划。

警告:故事中的所有出场角色与现实人物仅有重名关系,人物言行仅处于情节需要,与现实重名人物无关,亦不代表作者对现实人物的任何观点和态度。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如果眼前出现一个虫洞,通向那可以开怀大笑、无所顾忌、每一天都是新奇与冒险的快乐时光,他会想要回去吗?小Fipsi会想要回到有Der Titan的“南部之星”号上,并期待这样的旅程永远不要结束吗?

“不,我从未这样想过。”他这样告诉Andi。

即使他会在某些时刻回忆起某些往事,想着“那真是段无忧无虑的日子”微微露出笑容;即使Andi有时候会带着担忧瞧着他欲言又止,挑没有其它船员看到的时候悄悄揉揉他的耳朵,伸手去试图抚平他皱起的眉头;即使在有些时候,他会放纵自己被Andi按进怀里,两个人一起无声地享受这片刻安宁。

只有片刻,他只能容许自己沉溺和软弱片刻,接着就要去面对这漫长危险又格外不顺利的深空探索任务,面对整整一艘太空舰船的沉重责任——这些是他早已知晓而乐于去面对和承担的,而比宇宙更深奥危险的人心,才是他真正始料未及的部分。

“一只Gern不适合成为星舰舰长”已经是所有批评里最不具伤害的类型了——至少这是在他穿上舰长服的那一天之前就能预期到,也写下足够的方案去应对和解决的。而更多的误解、质疑、攻击、中伤,则来自于完全未曾预料过的方向。

更糟糕的是他们这一次的长期深空探索任务。“南部之星”号是这样一只伟大的星舰,曾在深空探险中有过无数的辉煌过往,但现在,进展极不顺利的探索任务不仅让旁人议论纷纷,也在船员们心头蒙上阴影。

但他已经无法再在任务不顺时,躲进J氏管里悄悄痛哭一场;也不能期待面对“毛茸茸的Gern”这样的恶意言辞时,他的舰长会冲出来向着对方咆哮。他现在是舰长了。

他现在是那个站在舰桥上,面对生死攸关的时刻做出艰难决策的人;是那个需要承担起责任,为他的船员们带来信心和勇气的人;是那个在非难中走在最前面,以坚定的姿态和行动去加以回应的人;是那个即使内心深处碎成一千片,也依然要昂然站立,掐灭所有的自我怀疑情绪,并将这份信心传递给每个船员的人。

Der Titan在自传里说:永不停息,永不放弃。

但他早已不再翻看那本自传。

说真的,如果你的前任舰长每天要写一篇专栏,在星舰休息室的虚拟显示屏上以醒目字体闪耀不止,其中不少内容是批评这艘星舰又做错了什么,还要配上他那些咆哮着的经典画面,你还有什么必要,去翻看那本早已烂熟于心的自传?

他认真读过每一篇专栏,标上重点,好好地收进了他的秘密文件夹中,

在空港停驻时,有好事的记者堵在路上,把话筒向下递到他嘴边,问他“对Der Titan的最新点名批评有什么想法”时,他的回应像是不带任何感情:“我看到了,但已离舰的前船员的话语,对我们所有船员都没有任何影响。”

评论(8)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