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曲调

【松狮】Titan 之歌(三)

@Elf  紧赶慢赶还是过了十二点~写得略草率


摘要:小Fipsi对他的舰长,人称“Der Titan”的那一位有个无法实现的大计划。

警告:故事中的所有出场角色与现实人物仅有重名关系,人物言行仅处于情节需要,与现实重名人物无关,亦不代表作者对现实人物的任何观点和态度。


第一章

第二章

他曾经认真考虑过要离开“南部之星”号。

真是奇怪,原来Gern也会有和人类一样的坏毛病。原本以为能够成为“南部之星”的一员就是他最大的梦想,但当“传奇中的传奇”从诺坎普发来邀请信时,小Fipsi还是忍不住动了心。

“我查过资料,诺坎普的星舰系统是新一代的虚拟交互界面,不像我们还在用控制杆,而且都还装得那么高!”

他对着Andi这样说了好几次:“南部之星”号上的控制杆们是他最讨厌的装置!每次当他努力伸长了手跳起来去够那些控制杆时,总有路过的船员笑着从背后替他拉下控制杆,还要顺手捏他的耳朵或者揉揉他的头,实在是非常地令人烦恼!

要求改装控制杆显然是不现实的,而瞪着对方说“不许捏我的耳朵”一点效果都没有。

他向高层写过一份非常详细的报告,列出新一代虚拟交互界面的优势和未来前景,充分论证为此投入一大笔预算来进行系统升级是完全值得的,但没有得到任何回答。

所以说,人们总是不肯认真对待一只Gern的意见,这才是让小Fipsi气馁到想要离开的真正原因。

但真的要下定决心又非常艰难。“南部之星”号是他从孩童时代起的憧憬,从进入星联学院巴伐利亚分部的第一天起,这红白涂装的美丽舰船就出现在他所有最美妙的梦境里。开始执行深空任务,生活在舰船上的这几年,更是让他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

Gern是以眷念故土而著称的种族,小Fipsi虽然也为璀璨群星而着迷,并因此成为第一只登上宇宙飞船探索深空的Gern,但骨子里对家乡的眷念却从来未曾改变。只不过对他来说,遍布绿野与山林的Gern星球是他的家乡,“南部之星”号同样也是让他难以割舍的家。

如果是Der Titan的话,会怎么做呢?

尽管已经过去了四年,但每次面对他的舰长时,小Fipsi总会觉得心跳得要快上那么一些,他仍然喜欢在睡前读那本已经熟到可以背下来的自传,同时会搜集能找到的所有关于Der Titan的新讯息,放进那个被严格加密过的文件夹里。

“Der Titan就从来不会无视我的意愿去帮我拉控制杆。”他有一次这样对Andi说,换来对方无情的鄙视。

“我可亲眼看到,舰长他直接把你拎了起来。”

“但我仍然有选择要拉哪一个控制杆的权力,而不是被人没有问过我的想法就擅自代劳,这是控制权的问题!”

他义正辞严地反驳,但真要说起来,那会儿他可没空想什么“控制权”呀“尊重我的想法”呀之类的事情,全部的注意力都用在控制自己不要脸红甚至做出什么更不妥当的行动上啦。

可是现在,人人都知道,这次的深空任务一结束,Der Titan也要离开了。

长久以来,在小Fipsi心里,Der Titan就象征着“南部之星”号。若是他的舰长离开了,这里还会是让小Fipsi难以割舍的家园吗?

停驻在太空站休息期间,小Fipsi完成检修任务后也没有离舰,而是躲进一段关掉水闸的备用冷凝管里。心里事情太多,想不出头绪的时候,他总喜欢躲在这种别人找不到的地方来厘清思路。

正沉思间,就听附近响起了水流声,抬头一看,可吓坏了他:不知是谁,从外面打开了这段冷凝管的水闸,一大股水流正朝着他奔涌而来!

小Fipsi吓得四肢并用往另一侧蹿出去——没跑多远就觉得脚下一空,直直地掉了下去——原来有人不仅打开了备用冷凝管的水闸,还顺便一起打开了维修口!

还没来得及细想为什么会有人要这么做,他就感到自己被什么人用力接住,下落的冲击力撞倒了对方,冷凝管里的水流冲下来,正好浇在他们两人身上。

小Fipsi被冻得打了个哆嗦,用力甩掉头上的水珠,想要爬起来向接住他的人道歉和道谢,刚看清对方是谁,就吓得头脑一片空白——

Der Titan就在他身下,满脸气恼地瞪着他

他惊恐地意识到,自己的手脚完全不停使唤,僵硬得一动也不能动,湿淋淋的尾巴搭在某个非常尴尬的地方,而Franck——显然正是这场恶作剧的责任人——正带着看好戏的表情站在一边努力忍住笑,似乎还在偷偷拍照!

说点什么!快点!或者赶紧站起来!他努力命令着自己,却甚至做不到移开眼睛,不再盯着他的舰长……

令人窒息的恐慌中,那句话完全不受控制地跑了出来:

“舰长,你需要和我结婚。”

评论(6)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