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曲调

反复读了好几遍,太喜欢这首诗了!

Elf:

 @未成曲调 南德那篇小队退役特辑最后那首《ode an lahm/拉姆颂》,其实是剧作家也是拜仁球迷的Albert Ostermaier在13年圣诞献给小队的一首诗,说他虽然不像大狸子一样是年度欧洲最佳球员,也不像小猪一样是年度德国最佳球员,但他才是把拜仁这支队伍凝聚在一起的粘合剂,不管他踢的是哪个位置~

 

ode an lahm

von Albert Ostermaier

er ist der intelligenteste
spieler den ich je trainiert
habe sagt sein trainer er
stört lässt keinen frieden
keine zeit setzt unter druck
ist lästig läuft ab läuft heiss
läuft auf zu einer form die
form gibt er formatiert das
spiel spielt frei spielt steil
spielt seine rolle ist von ihr
überzeugt dass er das zeug
hat zu allem zu tauschen
um zu täuschen seine werte
zu verwerten und jedem
zu verwehren ihn wehrlos
zu sehen der ball ist wie
ein arm den er um seine
freunde legt er ist der
schatten den sie suchen
wenn sie im licht stehen
in der hitze des augenblicks
das auge und der blick er
rastet nicht aus aber rastet
nicht er rast auf dem
rasen mit einem herz das
er sich nicht abledern lässt
er hebt es wie seinen kopf
dem wenn die beine müde
werden nie die luft weg
bleibt er ist dort wo man
auf ihn zählt und meistert
am ball die welt


原诗为了节奏与韵律感,断句与语序并不规范,加上标点应该容易看懂一点(希望我没理解错……

ode an lahm

er ist der intelligenteste spieler, den ich je trainiert habe, sagt sein trainer

er stört, lässt keinen frieden, keine zeit setzt unter druck

ist lästig, läuft ab, läuft heiss, läuft auf zu einer form, die form gibt

er formatiert das spiel, spielt frei, spielt steil, 

spielt seine rolle, ist von ihr überzeugt, dass er das zeug hat, zu allem zu tauschen, um zu täuschen

seine werte zu verwerten und jedem zu verwehren, ihn wehrlos zu sehen

der ball ist wie ein arm, den er um seine freunde legt, 

er ist der schatten, den sie suchen, wenn sie im licht stehen, in der hitze des augenblicks

das auge und der blick

er rastet nicht aus, aber rastet nicht

er rast auf dem rasen mit einem herz, das er sich nicht abledern lässt

er hebt es wie seinen kopf, dem wenn die beine müde werden, nie die luft weg bleibt

er ist dort, wo man auf ihn zählt und meistert am ball die welt

 

翻成英语的话

Ode to Lahm

He is the most intelligent player that I've ever trained, says his coach

It is disturbing that he leaves no peace, no time under pressure

It is annoying that he runs, runs ardently, runs up to a shape that gives shape

He formats the game, plays freely, plays steeply

He plays his role, is convinced by it that he has the stuff to exchange everything to delude

To exploit his values and to prevent anyone from seeing him defenseless

The ball is like an arm which he puts around his friends

He is the shadow that they seek, when they stand in the light, in the heat of the moment

He is the eye and the look

He does not snap, but does not rest

He races on the lawn with a heart, which he does not allow himself to suffer

He lifts it like his head, which when the legs get tired, never leaves the air

He is there, where you count on him and masters the world on the ball


官网上看到了凹凸的消息,原来还考到了教练证~

你前段时间结束了职业球员生涯,你现在在做什么?

- 我在大约两年半前和人一起成立了一家在线商店,并在那里工作。去年夏天我取得了教练资格证,现在应该会试一下教练这条路。但我也能想象从事体育管理的工作,俱乐部层面或者球员层面。我想多看看不同的可能。我现在31岁,开始第二段职业生涯还不迟。我面前还有很多时间,我对所有机会都很开放。

从现在起,每一场都是在说再见了

南德专访应该会有的吧,就不知道会不会要等到赛季结束

Elf:

ok亲口确认了,好想再来一则南德专访啊

-

平时难得有留言的FCB和TM论坛的小队大楼都已翻了十页,花了三小时看完各球迷回复与媒体报道之后更加想看了……

Sport1

Philipp Lahm beendet Karriere: Seine Erklärung im Wortlaut

So begründet Lahm seinen Abschied

Philipp Lahm gibt das Ende seiner aktiven Karriere bekannt. Nach der laufenden Saison soll endgültig Schluss sein. SPORT1 hat seine Erklärung im Wortlaut.

Nach dem 1:0-Sieg des FC Bayern im Achtelfinale des DFB-Pokals gegen den VfL Wolfsburg lässt Philipp Lahm die Katze aus dem Sack: Der Kapitän der Münchner wird seine Karriere nach der laufenden Saison beenden. (Reaktionen auf Lahms Rücktritt)

In den Katakomben der Allianz Arena steht er den Journalisten Rede und Antwort und begründet seine Entscheidung. Die Abschieds-Erklärung von Lahm im Wortlaut:

Über seine Entscheidung und den Prozess dazu:

"Ich habe den Verantwortlichen Bescheid gesagt, dass ich am Ende der Saison aufhöre, Fußball zu spielen. Ich sehe meinen Führungsstil in der Art, dass ich jeden Tag versuche, mein Bestes zu geben. Es ist wichtig, jeden Tag, jedes Training und jedes Spiel alles zu geben. Und ich denke, dass ich bis zum Ende der Saison dazu noch fähig bin, aber nicht darüber hinaus.

Deswegen ist für mich klar, dass ich am Ende der Saison aufhören werde. Ich habe schon vor über einem Jahr angestoßen, dass man sich immer wieder prüfen und hinterfragen muss. Man muss immer wieder schauen, wie ist man auf dem Trainingsplatz und wie ist das Gefühl, das man hat.

Ich bin mir sicher, dass ich noch bis zum Ende der Saison meine Topleistung abliefern und auch für die jungen Spieler ein Vorbild sein kann. Es sind nur noch ein paar Monate."

Über sein Nein zum Amt des Sportdirektors:

"Es ist so, dass es Gespräche gab. Ich habe am Ende der Gespräche für mich entschlossen, dass jetzt nicht der richtige Zeitpunkt ist, beim FC Bayern einzusteigen. Ich will keine Details von den Gesprächen preisgeben, aber eins ist klar: Ich hätte nicht sofort angefangen.

Es hätte einen kleinen Break gegeben. Das hätte ich auch gebraucht, ich hätte mich vorbereiten müssen. Die Gespräche waren völlig in Ordnung. Aber ich habe für mich entschlossen, dass es nicht der richtige Zeitpunkt ist."

Über seine mögliche Zukunft beim FC Bayern:

"Da gibt es jetzt keine Planung. Es steht fest, dass ich ab Sommer sozusagen Privatier bin. Ich kann mich noch mehr um andere Dinge kümmern und mich selbst ein bisschen umhören, umschauen und mit anderen Leuten treffen. Das ist auch das, was ich machen will. Was in Zukunft passiert, wird man sehen. Ich bin schon so lange in dem Verein."

Über seinen unerfüllten Wunsch, dauerhaft im Mittelfeld zu spielen:

"Das spielt überhaupt keine Rolle. Es geht nur darum, wie ich mich auf dem Platz fühle. Ein paar Monate werde ich das noch hinbekommen, aber nicht mehr über ein Jahr. Ich glaube nicht, dass ich das Niveau, das ich und auch meine Mitspieler von mir gewöhnt sind, nicht mehr im Stande zu leisten sein werde."

Über die Spekulationen über seine Zukunft:

"Es wurde viel geschrieben. Man hat vermutet, dass ich aufhöre und dann gleich was anderes mache. Damit, dass ich aufhöre und dann nichts mache, hat ja keiner gerechnet."

Über seine Entscheidungsfindung:

"So etwas reift einfach. Ich liebe den Fußball, und der Fußball hat mit sehr viel gegeben. Trotzdem bin ich erstmal noch nicht am Ende. Es geht noch ein paar Monate weiter, und ich hoffe, dass sie sehr erfolgreich werden. Aber irgendwann ist es einfach zu Ende und das Ende will ich selber bestimmen."

-

说个有趣的事,体图爆出小队提前退役的消息后,罗曼叔接受sky采访说小队会在对狼堡的德国杯1/8决赛赛后宣布,然而厂长在赛后接受采访还说小队的合同18年到期,还没有定论,结果胖子赛后采访直接确认了小队提前退役,小队自己也在赛后采访里宣布了,然后你仁官宣了

果然是小队会做出的决断,无论是这个决定还是公布的方式,都是想象中小队的风格。

只是……虽然早已有心理准备,确认的这一刻,还是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尤其想到这个赛季结束之后,一段时间里很难再看到小队的消息,就觉得更加不舍。

但我也确信,小队永远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也一定能收获属于他的美好未来,祝福小队~

Elf:

拉姆将在今夏退役,不会担任拜仁体育主管

虎扑足球2月8日讯 当地时间周二晚,德国媒体《体育图片报》报道了一则重磅消息,《体育图片报》的报道称,拜仁慕尼黑队长拉姆即将在今夏退役,并且不会担任球队的体育主管一职。

本周一拜仁慕尼黑的监事会选出了监事会主席,赫内斯重新当选。据报道就在这次会议中拜仁慕尼黑也希望就前任主管萨默尔的接班人找到答案。之前拜仁慕尼黑董事会主席鲁梅尼格一直都在向队长拉姆传递积极的信号,但据《体育图片报》消息,拉姆并不会出任拜仁的体育主管。

拜仁慕尼黑俱乐部向拉姆提供体育主管的职位,但是在与拜仁慕尼黑高层进行多次对话之后,拉姆表示目前还并不能够任职。另外拉姆还做出了今夏退役的决定。据报道拉姆已经通知拜仁慕尼黑俱乐部自己不会踢到2018年合同截止时。

据报道拉姆会休息一段时间,另外在满足其他前提条件时他才会考虑在拜仁继续工作。他希望能够平等地与拜仁慕尼黑的高层进行对话并且实现自己的想法。因此拉姆希望的是进入俱乐部的董事会,而不仅仅是体育主管。拜仁前任主管萨默尔就同时是拜仁董事会的成员,而萨默尔之前的内林格仅仅是拜仁体育主管。而拉姆也会利用退役之后的这段休息时间来为今后可能在俱乐部的工作做好准备。

同时《体育图片报》的消息称,门兴主管艾贝尔会是拜仁新任体育主管的热门候选人。

所以,我的预感还是挺准的……虽然略失望,不过终于能够有更多时间陪伴家人,也不是难以接受,祝福~

PS我短志存高远,人生楷模233

SPORT BILD-INFORMATIONEN

Lahm-Hammer: Karriere-Ende! Kein Bayern-Sportdirektor!

Kapitän Philipp Lahm bestritt für den FC Bayern bisher 500 Pflichtspiele,Foto: Imago

07.02.2017 - 20:33 Uhr

Von Christian Falk, Tobias Altschäffl,Heiko Ostendorp

Hammer beim FC Bayern! Nach SPORT BILD-Informationen wird Kapitän Philipp Lahm (33) seine Karriere bereits im kommenden Sommer beenden – und dem deutschen Rekordmeister anschließend nicht als Sportdirektor zur Verfügung stehen.

Bei der Aufsichtsratssitzung des deutschen Rekordmeisters am Montag, auf der Uli Hoeneß (65) zum Vorsitzenden gewählt wurde, hätte der Vorstand gerne eine Lösung in der Nachfolge für Matthias Sammer (49) präsentiert. Vorstandschef Karl-Heinz Rummenigge (61) bemühte sich im Vorfeld mit aller Macht um ein positives Signal des Wunschkandidaten Lahm – vergebens!

Nach Informationen von SPORT BILD boten die Münchner dem Weltmeister das Amt des Sportdirektors an. Lahm soll dem Klub nun nach mehreren Gesprächen mitgeteilt haben, dass er aktuell nicht zur Verfügung steht. Wie ernst es Lahm meint, zeigt eine weitere Entscheidung, die nun feststeht: Unabhängig von einer Zukunft im Klub wird Lahm seine aktive Karriere im Sommer beenden. Der Verein ist informiert, dass er seinen Vertrag bis 2018 nicht erfüllen wird.

Der Weltmeister-Kapitän zieht ein Engagement nur mit einem zeitlichen Abstand und anderen Voraussetzungen in Erwägung. Er will auf Augenhöhe mit den Verantwortlichen diskutieren und seine Ideen umsetzen können. Das könnte er nur in der Rolle als Sportvorstand, nicht als -direktor. Auch Vorgänger Sammer war Sportvorstand (2012 bis 2016), nicht wie einst Christian Nerlinger (43) „nur“ Sportdirektor (2009 bis 2012). Lahm will die Auszeit nutzen, um sich nach dem Karriere-Ende weiter auf eine potenzielle Zukunft im Klub vorzubereiten.

Die Frage nach dem neuen sportlichen Leiter ist nun offener denn je. In den Planspielen der Bayern-Bosse spielt der Name Max Eberl weiter eine große Rolle.

Bild

RÜCKTRITT ALS SPIELER! ABSAGE ALS SPORTDIREKTOR!

DAS LAHM-AUS

20 Titel mit Bayern: Kapitän Philipp Lahm. Bisher absolvierte er 500 Pflichtspiele für die Bayern-Profis. Im Sommer macht er Schluss, beendet das Kapitel Rekordmeister,Foto: Michael Deines / PROMEDIAFOTO

07.02.2017 - 20:35 Uhr

Sensationelle Wende bei Philipp Lahm (33)! Der Kapitän des FC Bayern hört im Sommer nicht nur als Spieler auf. SPORT BILD berichtet in seiner Mittwoch-Ausgabe, dass Lahm auch den Job als Sportchef abgesagt hat,

Was ist passiert?

Nach Informationen von SPORT BILD hatte der Rekordmeister seinem Weltmeister das Amt angeboten.

25. Mai 2013: Ersatztorwart Starke trägt Lahm (mit Henkelpott) nach dem Champions-League-Sieg gegen Dortmund (2:1) auf den SchulternFoto: picture alliance / augenklick/fi

Allerdings: Lahm wäre erst einmal Sportdirektor ohne Sitz im Vorstand gewesen – anders als Vorgänger Matthias Sammer (2012 bis 2016). Sondern nur wie Christian Nerlinger (2009 bis 2012) ohne Platz in der Bayern-Führung.

Das war Lahm zu wenig, um seine Ziele zu verwirklichen. Eine Berufung in den Vorstand kann nur der Aufsichtsrat vornehmen, und der war laut SPORT BILD gespalten.

Lahm hat seine Entscheidung nach mehreren Gesprächen dem Verein mitgeteilt.

Wie geht es weiter für Lahm?

Seinen Vertrag (bis 2018) wird er zum Ende der Saison vorzeitig auflösen und seine aktive Fußballer-Karriere beenden. Ob es nach einer Auszeit für ihn doch noch bei Bayern eine Zukunft gibt, ist offen.

Wie geht es weiter für FC Bayern?

Lahm war die favorisierte Lösung von Vorstands-Chef Karl-Heinz Rummenigge (61). Jetzt kommt wieder Gladbach-Manager Max Eberl (43) ins Spiel.

Der frühere Bayern-Spieler hat einen engen Draht zu Uli Hoeneß (65). Und Hoeneß verlangt einen Sportdirektor, der ständig an der Mannschaft dran ist.

Eberl braucht schnell Klarheit, um seinen Ausstieg mit Gladbach zu regeln. Es bleibt spannend bei beiden Klubs.


好开心~

Elf:

榜首之战再次收获球球高分,仅次于全场最佳的阿锅

第四次入选最佳阵容,入选次数与豆腐并列你仁最多

德甲半程评分中后卫榜排名第一,你仁全队排名第二

开心!其他没啥好说的,希望健健康康踢到退役~

【小将拉姆33岁庆生贺文】【翻译】where the light won't find you

和凹凸的友谊描写太美了!每一次对话都活灵活现,读起来都忍不住嘴角上翘,心里有融融暖意

小将拉姆33岁庆生企划:

标题:where the light won't find you  


作者:stickmarionette


翻译:elf


分级:General Audiences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710548


Summary:



Philipp was a very small not-quite-eleven year old, the kind adults awwed at. They cooed even more at his toothy grin and his precocious cleverness.


The Sorting Hat barely had to touch his head before it screamed out SLYTHERIN, which, in retrospect, was a little unfortunate.


Philipp Lahm, Head Boy and pride of Slytherin House, decides to take an unpopular elective taught by mysterious new professor Josep Guardiola.



(任何遗留错误都是我的,欢迎捉虫


HP AU,无明显cp,瓜&短师生向,凹凸&短友情向


小队生快~ 借花献佛 @未成曲调 





在球队里,队友之间当然应该和谐相处。但每个人都有抱负。11个朋友?让我们诚恳一点:谁究竟有11个朋友?我的意思是,没错,我没有。而事实上球队里竞争至上,不可能存在11个朋友,事情的本质就是如此。——Philipp Lahm, 2011





Philipp是个还不到11岁的小个子,会让大人们“啧啧”称奇的那种孩子。他的咧嘴笑容以及他早熟的智慧甚至更多地会让他们深为惊叹。


分院帽几乎都不必碰到他的脑袋就尖叫着“斯莱特林”,事后来看,这有点不幸。斯莱特林学院的半数学生立即像看着一块鲜肉一样看着他,尤其是那个在长桌桌尾等着他的高个子贵族男孩,他的翻领上别着男生学生会主席的徽章。


“嗨,新生。我是Ballack。”


“很高兴认识你,Ballack。我是Philipp Lahm。”Philipp镇静地说。


Ballack当然知道他的名字——整个大厅刚才都听到了。但Ballack没有喊他的名字,Philipp本能地知道这很重要,而且不是什么好事。


他伸出他的手。伸了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他很肯定Ballack都不会握了,如果只是因为他看起来是多么滑稽地惊讶。整个斯莱特林餐桌上的学生都在看着他们。他几乎可以感受到他们轻微的兴味转变成恶意的欢乐。


Ballack爆发出一个大笑,握住他的手——握得这么用力,Philipp不得不咬住嘴唇以保持安静。“好的,Lahm。欢迎来到斯莱特林学院。”


 


*


 


Philipp是他这个年级里年纪最小的学生之一,但却是那种在踏足霍格沃茨之前就已贪婪地读完所有指定教材的学生,并且发现与他父母的藏书中允许他看的那些书相比,这些教材非常基础。 


这一切意味着当同年级新生Baddock愚蠢的脑袋里动了试图欺负Philipp来获得注意的念头时,他发现自己被困在冰冷的地牢的墙上。


Ballack被立即喊来。到达现场的他发现Philipp坐在最近的沙发上,埋头看着《防御与威慑性咒语》,Baddock仍然挂在墙上愤怒地叫着。


Philipp在他所看到的地方做了标记,放下书本。“Ballack。”


“这是什么?为什么一年级的小打小闹要麻烦我?”Ballack笼统地问全屋的人。


房间里明显沉默下来。


“我们无法把Baddock从墙上放下来,而他一直叫个不停。”Greengrass说。


Ballack的眉毛挑了起来,仿佛他是第一次注意到Philipp。“你干的?”


“他烧了我的咒语论文。”Philipp回答。他鼓起些许真正的不悦。这不难。“明天要交的。”


Ballack哼了一声。“那么,听起来Baddock是自取其咎。你们其他人——下次用魔法让他闭嘴就是,然后该干嘛干嘛。给他个教训。”


“不,不,拜托了——我很抱歉!请放我下来!拜托——”Baddock猛地合上嘴,好像他真的被施了魔法;Ballack的瞪视很显然具有同等效果。


“你等着。让我先把这个搞清楚,你们没人能解开一个新生的咒语?”一连串的点头。Ballack的眉毛扬得更高了。他不屑一顾地挥了挥魔杖,Baddock尖叫一声从墙上掉下来。


Philipp感到脸颊有点烫。他无法不感到难堪,他最好的咒语被Ballack如此轻而易举地解开。然后他真正注意到屋里半数人给他的好奇眼光,还有Ballack自己的。


“不赖,Lahm。”


Philipp换上他最可爱的微笑。“我本来会放了他,如果他问我。”


他不是欺凌弱小者。他只是不会向他们屈服。


Ballack笑起来,拍了拍他的肩,拍得这么用力,让他几乎跌倒在地。这之后没人找过他的麻烦。 


 


*


 


有时候分院帽揭示出人们自己并不知道的性格。有时候也许是他们不想让别人知道的性格。


在进霍格沃茨之前,Philipp从没想过他会是斯莱特林的料。他还是不这么想,如果斯莱特林的模范是Ballack或是Malfoy或者甚至是Greengrass。也许如果他被分到拉文克劳或者格兰芬多,他身旁会围有一圈朋友,而不是现在这样,大部分时候都过着孤零零的生活。不过,这不那么坏。教授们跟他没有任何问题。他的成绩非常优异。他受本学院及其他学院的尊重,并且明白这是很罕见的情况。


他不需要其他。


 


*


 


Philipp上三年级的时候,一个皮肤苍白,有着蓬松金发的新生敲开了他这个隔间的门。


“嗨。这是——我可以——其他人都不想分享。”


Philipp不能怪他们。学校的半数人都胆战心惊——黑魔王的回归,魔法部被袭击,对角巷的现状,所有这一切累加起来。他偷听到他父母在学期开始前悄声讨论回德国的事。


感觉我像是被告知要选择站哪边。”


“如果情况已经这么糟糕——”


“也许我们需要离开这里。”)


那个孩子盯着他,好像这是生死存亡问题。也许对他来说这的确是。


与Philipp的第一直觉相悖,他点了点头。


(“你知道的,”几年后Andreas说,“我选择那个隔间是因为你看起来可爱而且无害。”


Philipp咧嘴一笑,很是得意。“我不吗? ”


“可爱?也许。无害?就跟八眼巨蛛一样,Philipp。”)


那个孩子微笑起来,伸出他的手。“谢谢。我是Andreas Ottl。你可以叫我Andi。”


“Philipp Lahm。”


“那么……你也是新生?”


Philipp忍住没笑出来。“三年级,实际上。”


Andreas的眼睛变得很大。“该死,抱歉。我来到你的隔间,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侮辱你。我们能假装这没有发生过吗?重来一次?”


“当然。”


“要巧克力蛙吗?”


 


*


 


Andreas是个分院难题生——花了整整五分钟——最终他被分到了拉文克劳。Philipp告诉自己他没失望。


他想要——


这不重要。他进霍格沃兹是学知识,为巫师的成人生活做准备。仅此而已。


一个星期后,Andreas安静地钻入Philipp在图书馆他自己小小角落旁边的座位上。


“嘿。”


“嗨。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我在你们公共休息室前面等着,一直等到Pritchard出来,然后问他你在哪里打发时间。”


Philipp感到必须从他的《现代魔法史》中抬起头。“为什么是Pritchard?”


“你用餐时跟他说过话。不是经常。但比其他人要多。”


“没错。不过我们不是朋友。”


“没说你们是。”Andreas咧嘴笑着说。他打开《霍格沃茨,一段校史》,开始看起来。


那个晚上每次他们手肘相触,Philipp都惊奇不已。原来友情并不是神秘的魔法。有时间它需要的只是伸出手。


 


*


 


那年期末,他父母将他从霍格沃茨带走,他们回到了德国。


 


*


 


1997年12月20日


 


亲爱的Andi


 


我希望看到这封信的你一切都好,或者说在这种情形下你能有多好就有多好。


我很抱歉听到你母亲的消息。就像你说的,目前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我真希望她没事。他们所做的令人发指。麻瓜盗窃魔法力量?这是最可笑的事情。我不敢相信竟然有人轻易接受这种说法,或者甚至是假装相信它。


前两天的一个晚上,我偷听到父母讲话——就连这里的魔法部都很担忧。有几发死亡事件归咎于他们。有些人很恐惧。有些人很开心。最糟糕的是有人看到那里发生的事还庆祝。我父母不得不停止邀请他们的几位老朋友过来,尤其是在母亲与其中一个家伙几乎决斗起来之后。不管怎么说,很长的故事。


你听到会做鬼脸的,但我想念霍格沃茨。它的整个地方,就连冰冷的地牢都是。这很傻,不是吗?它只是一个地方而已。它甚至都与我记忆中的不一样了——你上封信表达得很清楚。


没有什么比拥有权力的混蛋更可恶的了。好吧,很多事都可恶。但没有更叫人讨厌的了。


父亲在辅导我,让我的学习进度不落后。我不知道我会做什么,如果我们明年不能回来参加普通巫师等级考试。发生了这么多事,还在想着这个真的很傻。不过我控制不住。专注于我能理解的事情要轻松很多。


保持低调。放聪明一点。回信给我,好让我知道你没事。


 


你忠诚的,


Philipp


 


又及,我随信附上了《智胜黑魔法》 的复印本。以防你需要。


 


*


 


保卫战之后的霍格沃茨改变极大。


首先,班级小了很多。很多孩子永远都回不来了。很多时候,学校里安静得让人毛骨悚然。半数地方都欣喜于有吵闹的声音。在Philipp的内心深处,这感觉很奇怪,跟他知道施用某个咒语时魔杖挥舞得不对是同样的感觉。


最重要的是:Andreas也变了。


他的母亲是麻瓜。她不得不逃离这个国家,搜捕队员追在她身后,直到Philipp的父母重新回到他们在魔法部的旧工作之后她才能回来。


(Philipp也许让他父亲走后门来帮助她重新安顿。他什么都没对Andreas说。)


Andreas从他们分别一年多后的第一次拥抱分开时眉开眼笑。他紧紧抓住Philipp的肩膀,手指这么用力让他都有点疼。Philipp这才看到他裸露手臂上的新伤。


Philipp张开嘴,然后无助地合上。愤怒让他无话可说。


“没事。”Andreas说,跟随着Philipp的目光,“过去了。”


“为什么——什么事——”


“你知道你说过‘保持低调,放聪明一点’?结果我不擅长这么做。”Andreas开始笑起来。跟Philipp之前听到的笑声完全不同。


有一条隐形的界限将Philipp及回来的其他学生与那些留下来的孩子隔开了。随着时间以令人苦恼的缓慢速度流逝,它慢慢消失。


城堡里的建筑不再残留着战争的痕迹,走廊里又热闹了起来。各学院分开就席在很大程度上成了过去的事——他们被鼓励甚至是被迫融合到一起——除非是特殊场合。


Philipp继续当他的好学生,并且尽力当一个好朋友。他成了级长,然后在最后一年成了男生学生会主席。


“必然之事。”Andreas说,露出一个真正的笑容。


McGonagall校长称他非常有头脑,这显然是极高的称赞。


“我想我们都同意你会有一个光明前途。”Slughorn说,带着些许往日的活力,“想清楚你要去哪里了吗?”


Philipp认为他的兴趣是个好迹象,即使它目前使人为难,“我还没决定。”


若是在战前,他会全都计划好。现在,每当他提起也许会在魔法部工作,他爸爸脸上就会浮现出一种奇怪表情。


食死徒被抓捕审判的消息不再占据《预言家日报》的每日头条。


相反,有一种不祥的沉默从魔法部的大致方向传来,占据版面的是越来越索然无味的战斗英雄目前在做什么,以及魁地奇明星举止不当的滑稽动作的消息。


这足以让Philipp踌躇,尽管他不能明确指出他不安的由来。


 


*


 


欢迎宴会逐渐恢复了一些战前的气氛。坐在那里不再让人感觉不舒服,他们走向不同的学院餐桌的时候Andreas甚至对他咧嘴笑了一下,因为分院仪式是他最爱的部分。


他差不多刚坐下,大门就砰地一声打开了。大厅里的半数人畏缩了一下,但并没有大队人马入侵进来。只是一个穿着裁剪优雅的红色斗篷的男人,倚靠着一根朴素的黑色拐杖,但步伐矫健。


“抱歉。会议延误了。”


他轻柔的声音落满全场。某种咒语?感觉像是。那个人甚至没有掏出他的魔杖。


“那是Guardiola!”Pritchard嘶声说,“他在这里干什么?”


Pritchard的父母一个在霍格沃茨的校董会,一个在魔法部。他消息灵通,但为人并不令人愉快,在斯莱特林这刚刚好。


“我应该知道那个名字吗?”


不该。”Pritchard说,因为他很可恶,“最高机密之类的。不过,他是个麻烦人物。他要教课吗?校董会怎么会同意?”


“什么样的麻烦人物?”


事后他会后悔把他的注意投给了Pritchard,但他很好奇。否认并没有用。


“那种危险的反魔法部的激进派。”Pritchard很享受地低声说,“他们撅断了他的魔杖,就有这么麻烦。”


这个危险的反魔法部的激进派有非常短的头发,修剪干净的胡子。他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学生而不是老师,特别是当他对主宾席露出微笑的时候。


让Philipp惊讶的是,McGonagall回以一个微笑。她的嘴角微微动了动,但绝对有上扬。


“请和我一起欢迎Josep Guardiola教授来到霍格沃茨。他会接手麻瓜研究——”大厅传来一阵杯盘碰撞声,每个人转身盯着他们,有些甚至倒抽了一口凉气。McGonagall瞪着他们,直到大厅再次安静下来,“正如我所说。Guardiola教授还会新开一门巫师法律与政府的选修课。”


Guardiola似乎对那些直视他的目光视而不见。“我很期待。谢谢大家。”最后那句是面向学生餐桌,他的声音填满整个大厅 。


“麻瓜研究?他比他看上去的要勇敢。不会教满一年,我打赌。”Pritchard哼了一声,他之前的愤慨显然被遗忘了,“那门选修课听上去很可怕。谁会报名?”


实际上Philipp报了名。而现在他有点期待了。


 


*


 


作为危险的激进派,Guardiola瘦小得令人惊讶。也很安静。过分地没架子。他们第一节课的头15分钟一直在讨论枯燥的行政性的东西——课本,测验,课程结构——极其详尽,甚至是Mafalda Prewett,Philipp目前见过的最爱做笔记的人,也很显然在挣扎着专注听讲。


然后Guardiola拍了拍手,Philipp的羽毛笔从他手中飞了出去,和其他人的一起,在他光洁而巨大的讲桌上堆成整洁的一堆。


他没有倒吸一口凉气,但许多其他学生有。


Guardiola不屑一顾地挥了挥手。“下课后你们会拿到这些羽毛笔。我只是想要你们注意。如果你们与我交流而不是做笔记,这会好得多。现在,让我们谈谈你们为什么在这里。大不列颠巫师的管理结构简单得惊人。我们不用在上面花费一年时间。你们会乏味到流泪,而我也是。我们要讨论为什么事情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希望这会更加有趣。有问题吗?”


Guardiola边说边用他大大的深色眼睛看着每一个人。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专心致志就像火的热度,突然之间他看上去不再那么谦逊了。


“战争如何?”一个细而尖的声音问。Philipp克制不回头看。他不确定他想不想看见Dennis Creevey脸上的表情。“我们能谈谈战争吗?”


教室里弥漫着一种不祥的安静,没有人动弹。然后Guardiola离开讲桌,走向Creevey,Philipp不再克制盯着看的冲动。每个人都在这么做,屏着呼吸。不像Guardiola,一个对他们共有的痛苦来说的新来者,他们知道Creevey几乎几年没开过口,就连要人递盐也没。那个Creevey与一位老师目光相接而没有退缩几乎是个奇迹。


Guardiola与Creevey对视了令人不安的一段长时间。然后他拍了拍他的手臂。


“好的,Creevey先生。让我们来谈谈战争。1997年8月1日,魔法部落入了黑魔王的控制之中。一天之内,我们从有一个至少理论上对我们负责的政府变成了一个用恐惧统治我们的政府。我刚才所说的最明显的是什么?”  


“这很容易。”


Philipp没打算说话。这句话自动就从他嘴里冒了出来。


Guardiola点点头。“没错。非常容易。为什么会这样?”


“魔法部早已被渗透了。很多高层都被摄神取念。”Prewcett说,她通常不耐烦的语气陈述着再明显不过的事实。


“还有?”


“嗯——”


“魔法部里有许多人支持黑魔王。”Creevey说,是他之前所使用的同样小声的声音。Philipp不是唯一畏缩的那个。放在一个不同的场合,有人也许会为此跟他决斗。


Guardiola只是点点头。“这是另一个因素。根源是什么?是什么让魔法部在一夜之间变样?”他期待地看着Creevey,Creevey看上去好像他想从地板消失。


“没有什么能阻止他们。”Philipp迟疑地说,Guardiola的脸色亮了起来,仿佛他刚被呈奉了巨额金钱。


“继续。”


Philipp脉搏加速,仿佛他就要开始赛跑。他清了清嗓子,让他的声音发出来。“事实正相反,不是吗?魔法部的运行模式让食死徒很容易就进来,并用这个体系害人。一切早已为之设立好了。”


这种感觉就像是Guardiola钻进了他的头脑里,以一种好奇的,几乎是友好的方式。Philipp的背绷紧了,他不由自主在座位上坐直身体。


“一个很好很有趣的观点,Lahm先生。一个我希望你们所有人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学习魔法部的结构时谨记在心的观点。”


剩下的课程飞一般过去了。


“谢谢你们的认真听讲。”Guardiola最后说。他看上去是认真的。“请在离开之前拿走你们的羽毛笔。我并不想没收它们。下周做好准备讨论《保密法案》以及它对欧洲巫师的作用。我不需要你们写论文,但做好研究。否则就不用麻烦过来了。好了,下课。”


Philipp盘算着是不是不要管。但不,他有一定责任,作为男生学生会主席,如果不是其他。他坐在座位上等其他学生出去,在Prewcett关上她身后的门之后,他走向Guardiola的讲台。


“谢谢。”


Guardiola停下收拾讲台的动作,好奇地看了他一眼。没有一丝不耐烦,只是期待,不知为何这更让人怯步。“因为什么?”


“对Creevey作出回应。你没可能知道,但你很好地处理了它。”


“谢谢*你*用这样一种外交式的方式提醒我这个新手。”Guardiola咧嘴一笑露出双排牙齿。这令他看上去像个男孩。“我欠你一个人情。”


“我什么都没说。”Philipp说,吃了一惊。


“你刚刚就是。”


坦率,而不随便。仍然不是一个答案,不过。


“你当时怎么知道的?”


“我读懂了教室里的气氛。和青少年在一起这不难。你们把每一个念头都写在脸上。”Guardiola顿了顿,朝Philipp仰起头,“不管怎么说,大部分你们。如果我想了解困扰Creevey先生的问题,我应该跟谁谈话?我不太想打扰校长。”


Philipp考虑着各种可能性。“他是格兰芬多的学生。通常来说是他们的院长,但她也刚上任。你最好问跟他同年级的Natalie McDonald。”


“谢谢。与似乎是其他每个教授不一样,我不是校友,所以这一切对我来说都很新。”


“布斯巴顿?”Philipp斗胆问道。


一个怀念的微笑浮现在Guardiola脸上。“不。我上的是一个很小的魔法学校,不复存在了。”


“发生了什么?”


“我们与魔法部起了冲突。校长的理念被看作是——反常的。”


Philipp忍不住哼了一声。“与霍格沃茨相比吗?”


“我知道这似乎令人难以置信,但的确是这样。”Guardiola说,几乎是不动声色的。Philipp发觉他自己在微笑,这是——非常奇怪。他与所有老师都有相当好的关系,因为他的努力这做起来更容易,但都保持了一定距离。对任何其他人来说,他太直白,问了太多棘手问题。


他们喜欢你。如果你身上的刺比刺佬儿要少,他们会更加喜欢你。”Andreas喜欢这么说。


“刺佬儿很可爱。”


“他们也认为任何给他们食物的人都在试图抓捕他们。”Andreas看着Philipp好像不知何故这很重要 。


“可爱又聪明。”Philipp说,欢快地忽略了Andreas无奈的叹息。)


而现在他站在这里,准备问另一个直率而不礼貌的问题。


“我能问你一件事吗?”


“当然。”


“什么让你想来这里?你肯定听说过,呃,关于麻瓜研究课的传言。”


“不是传言。”Guardiola急剧说道,几乎还没等他说完,“我与前两任被赶出的教授联系过。他们都收到了死亡威胁,信里有被诅咒的垃圾。这一切都是真的。”


Philipp怀疑过——他甚至在大厅用餐时见过匿名的吼叫信——但听他这么说仍然不是什么小事。在那之前,所有人都知道Charity Burbage发生了什么。


“没错,所以为什么这么做?”


“我喜欢教书。”  


这是一个无意义的不予回答。“喜欢到不顾死亡威胁?”


Guardiola微笑起来。“你非常聪明,不是吗。”他不知怎的让它听上去同时是一个称赞又是一种侮辱。


“谢谢。”Philipp语气平平地说,“聪明到能得到答案,我希望。”


“只要你心口如一。”


“还有其他传言。关于你的传言。”


他头脑里永远在恼火的理智声音指出他不久前舍弃了“直率”,变成了“不妥当”,但至少Guardiola看上去并不生气。恰恰相反。


“我想过会有。我很荣幸。只不过我该有多可怕?”


“相当可怕。”Philipp说,与他轻松的语气相配。他试图不去想那种让一个巫师的魔杖被撅断的犯罪。


“是的。那么真正的问题不是我为什么接受这份工作,对吗。你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除非你指的是另一个不同的问题。”


这感觉像是一个陷阱。与他自己更好的直觉相悖,Philipp接过了话头。“为什么学校会聘用你?”


Guardiola急剧点点头,仿佛他通过了一场测试。“好多了。你明白霍格沃茨本身——这座城堡,这片土地——是被魔法赋予生命的吗?”


他这么说让它听起来就像是——“你是说它是有生命力的。”


“不完全对。但非常接近了。它所涉及的魔法非常古老。已经遗失了。然后还有战争。这么多人葬身于此。”Guardiola看上去被困扰了片刻,仿佛他可以看到城堡石头上的血迹。他迅速摆脱掉,但在此之前Philipp捕捉到了,并且明白这是什么。“你会比我更了解,当然。”


这个‘当然’让人痛苦。“不。”


“不?”


“我不在这里。”Philipp说,非常安静。


我不在这里,有时候当在这里的人看着我,我能看到他们这么想。


Guardiola点点头。他眼睛里所有的锐利消失了,被同情所取代。他的声音也很轻柔,磨去了边角。“啊。你是和我一样回来的逃亡者。”


那本不该有理由让Philipp感到好受一些。但它是。


“你为什么会离开?”


“因为另一个选择就是阿兹卡班。”他说得好像这没什么,一场中游魁地奇比赛的得分,一种魔药配方中的配料。就连幸运错过了霍格沃茨的摄魂怪的Philipp也不由感到一阵寒意袭来。


“你做了什么?”


Guardiola耸耸肩。“没什么。我很坦诚。”


“坦诚地想要颠覆政府?”Philipp说,然后恨不得立即咬断自己的舌头。


“差不多。这有点儿尴尬。最好不要谈论它。”Guardiola轻描淡写地说,“提起战争是我的错。你知道的,你实际上最适合懂得我的意思。你了解遭受毁坏前的城堡。你能感觉到不同吗?”


Philipp立即想起他回来后的早些日子,内心深处感到似乎一切都不对劲。“我想是这样。很多地方很脆弱。”


“防御咒遭受了很大的毁坏。这种修复工作很难,而我恰好是专家。关于这个主题我有一些很罕见的书,如果你想你可以借阅。”


Guardiola并不知道,但他刚才说了魔法词语。魔法句子。


“好,拜托了。”


“下周五晚餐后?我的办公室在Slughorn教授对面。我肯定你知道那在哪里。”


“我知道。谢谢。”


Philipp哼着歌离开教室。他甚至没意识到他在哼歌,直到两个斯莱特林新生像盯一个喝了复方汤剂的假冒者一样盯着他。


他微笑着瞪回去,直到他们躲开视线逃走。


 


*


 


“新来的家伙上课怎么样?”吃饭时Andreas问。


Philipp思考了片刻。“有意思。”


“古怪的有意思还是好的有意思?”


“我不知道。就只是他身上有什么东西。”


“深情的棕色眼睛?我知道这是Orla探听到的。”


他一直等到Philipp在喝水才说这句话,这个混蛋,然后在他随后的咳嗽过程中一直咧嘴笑。Philipp更安静地又抿了一口。“Orla真是了不起。”


“你喜欢他。”Andreas说,很是高兴。


“我不知道。那甚至是什么意思?”


Andreas翻了个白眼。“你很不可理喻,你知道吗?下课后你到底有没有留下来?”


“谁告诉你的?”


“Prewcett。她在等你离开,想自己骚扰那家伙。”


Philipp吞下关于Andreas让他学院半数学生监视他的评论。


这又不像是你会告诉我你一天过得如何。”Andreas曾说。


“我有!一直。”


“‘我去上课。课还不错。图书馆里有几个孩子很吵。我给了他们我令人恐惧的微笑直到他们闭嘴。’看到没?你什么都没说。”


Andreas关于Philipp的印象需要很大的完善工作。)


“Pritchard让我好奇,仅此而已。”


“所以?”


“他在战前做了某些很可怕的事几乎把他送进阿兹卡班。”


Pritchard说他们撅断了他的魔杖,我觉得他在胡扯,他没说这句话。


Andreas的叉子发出响亮的碰撞声掉了下来。他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


“什么样的事?”


“我还不知道。不过,我很肯定他不是一个食死徒。”Philipp急忙补充。


“你以为他们会更擅长掩饰这个了。”Andreas说,露出一丝咧嘴笑容。他再次捡起他的叉子。


 


*


 


与Guardiola约定见面的那天,Philipp吃饭很迅速。他仍然不得不找到Guardiola的办公室,他讨厌让任何人等待。


到达Slughorn在六楼的办公室很容易。当他需要去哪里时,城堡总是对Philipp很友好。他一直理所当然,直到Guardiola提起它就像是一个生物,现在他不禁好奇起来。


上次他检查的时候,六楼的走廊上并没有另一个办公室。但当然,有一扇新的没有特色的门在Slughorn办公室的对面。它看上去好像它一直在那里,木纹上有着适度的磨损,门环上的黄铜有些掉色。


当他举起手想要敲门,Slughorn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Philipp,我的孩子!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有一些问题要问Guardiola教授。他说这是他的办公室?”


“他不是一个吵闹的邻居,我可以这么说。”Slughorn咧嘴一笑,“半数时候差不多注意不到他在这里。也对蜂蜜酒有好品味。只是……”


“教授?”


“我眼光很好,Philipp。你有很多潜力。很多。最好小心别让人看到你在与谁打交道。不是说——Guardiola是个不错的人,对此毫无疑问。被不公平地中伤,我会说,但这就是如今的世道。”Slughorn停下,发出重重的一声叹息。Philipp闻到他呼吸里的酒味。闲聊成为战后男人的一种共同特征,酒精似乎只增加了这一点。“好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


“谢谢你,教授。”


他举起手靠近门环,门滑开了,只有那么一点点。用最轻的力气一推,它就无声地开了,里面是一个小小的玄关,挂钩上挂满了看上去很昂贵的斗篷。另一端的门只是半合着。通过它,Philipp能看见一个壁炉,此刻正被一个看上去很熟悉的脑袋占据着。


“情况越来越糟糕,而不是更好。”壁炉里的男人说。


“果然不出所料。”


壁炉里的脸色变得严峻,Philipp立即认出来他是Xavi Hernandez,一个书呆子气的拉文克劳学生,在霍格沃茨保卫战中很显然累积了可怕的杀人数。毕业后,他不知何故进入了神秘事务司,这是所有人听到关于他的最后消息。


“反Shacklebolt的行动迟早要发生。也许甚至都不是Rosier。Shacklebolt提出的改革越多,他会有越多敌人。我们甚至注意不到这些动向。”


“别分心。Rosier仍然是主要问题。”


“是的,他在就不会有任何改变。就连Potter与Granger都无法推动改革。他们只是不像他那样了解那个地方。”


“那么你知道我们必须要做什么。”


Hernandez的脑袋转了转。“Pep,你需要离开。”


哦,该死的。


Philippp咬住嘴唇克制任何想冒出来的声音,他敲了敲门。房间里传来一阵长长的沉默。


“进来。”


去他的。


“抱歉打断你,教授。”


壁炉空了。仿佛是他在做梦。


“没有的事。”Guardiola轻轻说,“请坐。你想要谈谈霍格沃茨?”


Philipp仓促想起他所有的问题。想要汇集他的思路很难,他忍不住回想着Guardiola说的你知道我们必须要做什么


他要做一个决定——这很清楚。就算没有Slughorn模糊的警告,他也知道其中的风险。这一切让它更难。


 


*


 


第二天的早餐期间,Andreas一直看着他。


“什么?”


“你在玩你的食物。这很恶心,顺便说一句,谢谢毁了我的食欲。”


“没有什么能毁你的食欲。”Philipp心不在焉地说,声音是他平时厉声的十分之一。食物很美味,一如既往。只是他并没有胃口。


Andreas抓住他的肩膀。“嘿。说真的。怎么了?”


Philipp放弃了假装吃东西。他想要捧着脑袋,也许喃喃自语一会儿,但餐桌上的半数人会注意到,然后他就真正有问题了。


“我……得做一个决定。”他的声音非常小。


在随后的沉默中,他能用眼角的余光瞥到Andreas在盯着他。“你很难办?”


“也许。”


“那就弄清楚。”Andreas说,仿佛就有那么简单。


Philipp猛地抬起头。“你以为我在做什么?”


“拖延,看起来像是。答案不在你的炒鸡蛋里。去图书馆看看。”


“典型的拉文克劳。”Philipp哼了一声。


“嘿,我们不该再说这种话的。我会告诉男生学生会主席的。”


 


*


 


尽管他对基于学院偏见的不当诽谤,Philipp仍然去了图书馆。他在战前一份旧的《预言家日报》里找到了答案。


现在很清楚的是,上周傲罗指挥部调查事务所的大规模辞职是一次铲除推翻魔法部的颠覆性阴谋的计划中的最新行动。


后起之秀Josep Guardiola,调查事务所的副所长,是那些前途光明的魔法部事业突然而令人费解地终结的其中一个。本报现在可以独家披露,Guardiola在魔法理事会特别审判之前的一次秘密听证会上被审判和定罪。


据称他参与这场阴谋可以追溯到他在神秘的魔吉魔法学校的学生时代,该校已在上周被魔法法律执行司突袭。


该校以校长Johan Cruyff的奥秘信仰及其反常的教学方法而臭名昭著。在格林德瓦起义期间它被迫迁移到英国……


报道里还有很多内容。有关魔法部事务的意见上,《预言家日报》显然有很多匿名消息来源,其中穿插着对于血统偏见的细小信息,以及在该校上演的怪诞之事的评论。


(Guardiola从他的麻瓜父母中获得了许多关于政府与法律的奇怪想法,他们说。


那所学校差不多是从父母手中抢夺婴儿,然后从摇篮起就培养他们魔法,他们还说。这两件事互相矛盾的事实并没有被提及。)


 


*


 


Andreas在图书馆他通常的角落里找到了他,仍然在看旧的《预言家日报》。


“搞清楚Guardiola要做什么了吗?”Philipp几乎能听到紧随其后的翻白眼的声音。


“什么?我听从了你的建议。”


而现在他的脑筋转动得更快了。知情更好——Philipp相信不管是什么情况——但他并没有更接近知道有了这个消息要怎么做。


“一个好建议。现在你有了背景知识。或者说我希望如此,在这一切之后。”Andreas挥了挥手,指着一堆混乱。


“差不多。但这些东西如此不可信而且富含偏见。结果我遇到了更多问题。”


“Philipp。”Andreas用最近的羊皮纸卷敲了敲他的脑袋,“别嘲笑我这话,但你试过干脆问他吗?”


这个想法是如此荒谬,但仍然。


“我会考虑的。”


不管何时他想要看更多书,Philipp有另一个可以跟Guardiola随时兑现的约定。他看完了之前那些糟糕地翻自加泰罗尼亚语与荷兰语及意大利语,落满灰尘的关于保护魔法与上古魔法的旧羊皮卷。那些主题真的很有意思,但没有反魔法部的阴谋有意思。


 


*


 


几周后,他在吃饭的路上遇到了McGonagall。见到他她严肃的脸色变得温柔,作为一个斯莱特林,这让他感到相当有成就,即使是在这个本不该有无聊的学院敌对的新纪元。


“啊,Lahm先生。你有空吗?”


“当然。”


“请去湖边一趟,告诉Guardiola教授我想跟他在我的办公室谈谈。”


这是那种让人忘记阳光究竟是什么感觉的多风的阴天。很适合散步。Philipp取下他的斗篷去做这件事。


Guardiola孤独的身影很容易发现,他坐在湖岸边的格子毛毯上,头朝下,乱写着什么,手杖永远伴随在他身边。他穿着一件红色斗篷,让他看上去像城堡墙上挂的那些画像里的一个略有些疯癫的魔法师,有时候会对过路人大喊大叫的那种。


“不好意思,教授?”


Guardiola摇摇头,仿佛从恍惚中走出来。他对Philipp扬起一个微笑。“啊,Lahm先生。什么风把你吹来这里?”


“McGonagall教授要我过来找你。她想在她的办公室见到你。”


“啊。谢谢。我马上就去。”Guardiola说。他站起来,弹了弹灰,将他的东西放进一个皮包里。”陪我走走。”


对于一个表述得像是命令的句子,他让它听起来很像是一个请求。Philipp点点头,步伐一致地跟在他身边。


Guardiola显然很习惯与矮个子一起走,慢下步子来适应Philipp,这是对他有利的一个直接得分点。不是说Philipp在记分。


“你见过这个湖里的乌贼吗?让人惊奇。”


Philipp瞥了一眼他的脸。不,不是开玩笑。”它朝我挥过几次手。我从没仔细想过,说实话。”


“它朝你挥手?哇哦。”Guardiola咧嘴笑起来。“你知道的,我觉得它肯定超有魔力。”


仍然不是句玩笑。大概。“那只乌贼?”


“当然。你以为魔法来自哪里?”


Philipp朝他眨眨眼。“大问题。”


“是的。还有?”Guardiola给他的耐心而期待的表情让Philipp想要站得更直。并且对那该死的问题给出一个好答案,而不是随便一个。


“来自我们,有些人说。但是……那不可能是真的。所有的生物都有魔法。霍格沃兹有魔法。”


Guardiola轻轻点头。赞同,仍然是。他可以接受这个反应。“有些人说这一切来自于造物者。”


“有些人认为麻瓜盗窃魔法力量。”Philipp反击说。


这句话悬垂在他们之间的空气中。就当Philipp开始想放弃这个念头时,Guardiola将他的目光从路上调回到Philipp身上。


“我很高兴你不这么认为。”


“当然不。”


“你知道为什么这个想法对这么多人有如此大的吸引力吗?”


“因为那些人想要一个做傻瓜的借口。”Philipp恶毒地说,想起了Andreas的母亲。


Guardiola爆发出一个不优美的笑声。“他们不需要借口。他们需要搪塞他们自己魔法力量的衰退。”


他可以就问出口,这是一个完美的机会。


“我没看到太多的衰退。”


Guardiola的目光重新回到路上。“相信我,它来了。”他最终说,用一种低低的喃喃声。


一卷羊皮纸选择在这一刻从Guardiola的包里飞出来。Philipp本能地拔出魔杖。“飞来咒!”


在他能够事后批评整件事之前,羊皮纸已经在他手中。在一个很可能被严格限制使用魔法的人面前,怎样做才不会失礼?


Guardiola从他手中拿走羊皮卷,让他免于受他自己的思绪的困扰。“啊,谢谢你。最近我不怎么用魔法了。想必你知道的,他们折断了我的魔杖。”


“嗯哼。这是什么?”Philipp指着永远在他身旁的手杖。


“哦,这个?”Guardiola用它敲了敲地面。它发出奇怪的响亮声音。“我膝盖不好。”


“不好才见鬼了。”Philipp说,笑了起来。 


Guardiola的嘴唇抽动着,然后他也笑起来,笑声翻了倍。“我是!就连Pomfrey女士也治不好。”


他笑得如此用力以至于他真的需要手杖来保持直立似乎并不像是一个危险的神秘事件。这个样子象似乎很可亲,惊人的年轻。有点儿熟悉。Philipp并不想要不得不摧毁他的新生活。


该死的,Andreas是对的。


路上冒出一个模糊人影让Philipp免于此时此刻作出决定。“有人来了。”


Guardiola的脸色以惊人的速度闭合了,仿佛一根蜡烛被扑灭。


“教授!教授!”


人影是Andres Iniesta,格兰芬多的级长之一。不错的家伙。安静。令人惊奇的魁地奇选手。关于他Philipp所知的就是这么多。


不过,Guardiola显然很了解他。当他开口,那是一种Philipp此前从未听过的温暖的声音。“什么事,Andres?”


Iniesta滑停下来,似乎是才注意到Philipp。“哦。嗨,Lahm。”


“Iniesta。”Philipp说,点了点头。这通常是他们在走廊遇到时互动的开始与结束。


“呃。在这里见到你很有意思。”Iniesta咕哝着说。他试图微笑,几乎扮了个鬼脸。


Guardiola抓住他的肩,按了按。“什么事?”


Iniesta很敏捷,Philipp可以这么说。“嗯。Slughorn教授想要见你。是关于Pritchard。” 


“他怎么了?”Philipp问。


Iniesta露出一个真正的咧嘴笑容。”Pritchard对Creevey像个混蛋,教授好好教训了他一顿。这令人惊奇。”


“很遗憾我错过了它。”Philipp说。他是认真的。


“你没看到他的脸。”Iniesta说,仍然用他安静的声音,但Philipp第一次听出了其中的锐利。这让人吃惊。也许他需要重新评估与这家伙的往来。


Guardiola摇了摇头。“有太多的目击者。我越界了。Slughorn有权利不爽。”


“我希望你不要落入麻烦之中。这是他自作自受。”


Iniesta用(对于他来说)很激烈的语气说,扯了扯Guardiola斗篷的袖子来强调这一点。Philipp用很大的努力不做出明显反应。


Guardiola的嘴角抽动起来。“我知道。请告诉Slughorn教授我会在今晚见他。”


Philipp相当擅长读懂人心。他想Iniesta很可能是说出了关于Slughorn的真相。但他也在撒谎。 


这难道不是一个令人可怕的想法吗。


 


*


 


年纪又大脾气又暴躁的Kalle将第二天的《预言家日报》准确地丢在Philipp的炒鸡蛋上面。


“嘿!别这么做,你这个老顽固。我发誓我会换掉你。”


“你总是这么说,从没有这么做。”Andreas温和地说,“你不打算吃那个了,对吗?《预言家日报》口味的鸡蛋听起来很恶心。”


Philipp正要开口表示赞同,头条标题抓住了他的眼球。


 


魔法部丑闻


ROSIER在食死徒的指控中辞职 


 


大厅里很温暖,但一种奇怪的寒意席卷他全身。


Andreas温暖的手突然间握住了他的。“你还好吧?”


“我……”Philipp吞了吞口水,“不。这是大事,Andi。对我来说太大了。”


“废话。这不是大或小的问题。每个人最终都要在某个时候作出决定。然后我们就得承受它。”


Andreas没有低头看他的伤疤。他紧紧抓住Philipp的手,紧到了发疼的程度。Philipp回按着他的手。他想要——需要——一点儿那种勇气来感染他自己。


 


*


 


晚餐时Guardiola的椅子是空着的。


“也许他们已经开除了他。”Pritchard高兴地说。


Philipp正打算离开,不必边听他废话边吃饭。相反,他坐了下来。


“什么让你这么说?”


“我告诉过你,他是个犯罪分子。我母亲说魔法法律执行司在跟这件事。他们早已开始逮捕他的老朋友。只是因为在Shacklebolt的管辖下,他们以为他们可以像那样轻松回来。我不这么认为。”


“你只是怨恨他毁了你对Creevey刻薄。”Andreas用他最恼人的声音说,因为他很了不起,真的应该被分到斯莱特林。“是的,Orla告诉了我。整个学校都要知道了。”


Pritchard咆哮道:“他会后悔的。魔法部并不高兴McGonagall聘请了一个本该在阿兹卡班发疯的人。他们会来抓他的。”


“阿兹卡班不复存在了,笨蛋。”


“这个腐烂国家另一件出错的事。”


如果这句话不是直接来自他可怕的父母,Philipp会吃下他的帽子。


“你在放狗屁。”Andreas简洁地说。


“我没有。你等着吧。Zubizarreta今天被捕了。下一个就是Guardiola。”


Zubizarreta是那堆旧《预言家日报》里经常出现的一个名字。Philipp阻止自己在余下的晚餐时间里去看主桌,但这是很艰难的努力。


 


*


 


他将不得不问,尤其如果他想要警告Guardiola关于调查的事。Pritchard也许是可恶,但他没有捏造事情的习惯。事情就是这样。


Guardiola那个晚上打开门的时候看上去非常正常,好奇,满是想法,而且很高兴见到Philipp,这个样子让Philipp感到内心有什么松了。这仍然花了他一整杯菊花茶的时间才准备好,因为直到那时Guardiola注意到了他的分心。


“心里有事?”


Philipp放下杯子。将目光抬起来。“我——是的。我想要问你关于那所魔法学校的事。”


Guardiola的表情没有停顿,甚至没有一丝变化,但Philipp几乎可以感觉到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之后的强大头脑在急速运转。“当然。你想知道什么?”


“Zubizarreta是你的朋友?”


“你消息很灵通。”


“我尽我所能。”


Guardiola叹了口气,仿佛肩上压着整个世界的重担。“是的,Zubi是一位朋友。但他不再参与学校的事情了。他没做任何有理由被这样公开侮辱的事。”


这是一个好开始。没错。


“教授,我——”


外面的门被砰地推开,太大声了。故意地大声。


“Guardiola教授?”


如果Philipp判断得没错,那是处于一种几乎不加克制的愤怒之下的校长,将她的声音提高了至少两个分贝。


“请吧,直接进来。”Guardiola挖苦地说。


Philipp站起来,不知道他下一步要怎么做。Guardiola将手按在他肩上,他几乎惊跳了一下。”别。让我来处理。”


校长两侧伴着两个男人,她看上去前所未有的恼怒。“我很抱歉,Pep,但这些人坚持他们必须要立刻与你讲话。”


Guardiola点点头。“老Pritchard先生,我想是。还有——这是?”


“Rowle。魔法法律执行司。”两人中头发更斑白的那个说,“我们来这里是让你的生命更轻松一些,教授。”


Guardiola微笑起来。与他给Philipp或是Iniesta或是McGonagall的微笑完全不同。这个微笑里有刀子。“哦?我洗耳恭听。”


“有人指控你参与了颠覆英国巫师政府的阴谋。”


Philipp努力不让他的表情变化。


“这可不是很具体。”Guardiola温和地说。


“这个够不够具体?你在9月14日有没有与魔吉学校的一位成员见面?星期五,如果有助于你回想。”


“没有。”Guardiola说。


“你当时在哪里?”


“这里。这正是我本该在的地方,我想你们都同意。”


他在说实话,Philipp意识到。他们在说他第一次踏足这个办公室的那个晚上。他偷听到Guardiola与Xavi Hernandez讲话的那个晚上,不言而喻,关于Rosier那件事。


而那意味着——


Philipp清了清嗓子。


“我们会调查的。”Pritchard说。他有着跟他儿子一样丑陋的冷笑。


Philipp的嘴巴选择在那一刻不经他身体其他部分的允许就行动了。“抱歉。”


McGonagall似乎是第一次注意到他的存在。“Lahm先生,你可以走了。”


“不,等等。我在这里。”Philipp说。更大声了,伴着不断增加的确定。


“什么?”


他们可以为此夺去你的魔杖,Philipp身体里一个声音说。你想让你前途无量的未来被毁掉吗?看看你面前的那个实例教训。没人会关心你并没有真的参与。如果你撒这个谎——


他告诉那个声音闭嘴。做了个深呼吸,振作他的勇气。说了出来。


“那个晚上我在这里。我晚餐后直接过来的。Guardiola教授与我谈了数小时。你也可以问Slughorn教授——他看见我在这里。”


“这很有帮助,Lahm先生,谢谢你。我们会这么做的。”McGonagall坚定地说,“先生们?”


Pritchard和Rowle忽视了她,而是猛盯着Philipp,这如此愚蠢,他不得不努力克制不笑。McGonagall的眼睛眯起来。“先生们。我们要走了。”


她声音里的冷淡甚至让Philipp打了个寒颤。他们离开了。


Philipp直到听到前门关上的声音才放松下来。然后他只是站在那里,试图不发颤。


一杯新泡的茶被塞入他麻木的手中。他让他冰凉的手指拢住杯子,抬头想说谢谢,Guardiola脸上的表情阻止了他。那双眼睛里有太多太多的东西,比任何一个人一下子应该能够感受到的多得多,更不用说能表达的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先喝你的茶。”Guardiola静静地说。他引着Philipp来到其中一个皮沙发上,在他身边坐下。“然后我们谈谈。”


Philipp沉默地喝着茶。


“你欠我一些答案。”他说,喝完了茶。


“我想我欠你的不止这些。”


“你用我作为——作为不在犯罪现场的证明。”


“是的。”


Philipp叹了口气。“告诉我没有真正的阴谋就是了。”


Guardiola用双手捧住Philipp的脸。“我不会像那样侮辱你。不会在你刚才做出的决定后。”


“如果我告诉了他们关于Hernandez的事,你会怎么做?还有Iniesta,某种程度上他也参与其中,不是吗。”


这说得很直接,几乎具有威胁性,但Guardiola的微笑只是变得更大,他眼睛里的神情是难以读懂的喜爱。Philipp可以感到他自己脸红了。


“你知道那个问题的答案。”


“是吗?”


“是的。事实上,你让我不自在地想起我自己。这就是为什么我必须要谨慎,因为我会考虑告发我自己。”Guardiola说。他的长手指围住Philipp的后颈,指尖按进去;这温暖驱逐了Philipp最后一丝寒意。


寒意更容易处理。而这——好?坏?二者兼有。除了退却,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并不知道,你会发觉。”


“没有是因为你信任我。”


“我不轻易相信。”Philipp说。要是Andreas听到他这么说就糟了。他的耳根永远别想清净了。


“我欣赏你的众多原因之一,Philipp。”


“请别侮辱我的智商。”


“我可不敢。”Guardiola说。非常中性,带着最轻微的一丝笑意。


“那么给我相信你的原因。”


Guardiola的眉头现出一丝模糊的皱纹。那个晚上第一次,他似乎吃了一惊。他将手收回,但把它们放回到Philipp的肩头。只是放在那里,没有按下去。


“这是一个:你以为你为什么偷听到了我与Xavi的对话?”


“我——哦。”


当然。这么明显。


Guardiola微笑起来。“我很抱歉。我本不该这么拐弯抹角的。你想听听我们在试图做什么吗?我更相信于用辩论说服他人站到我这边,而不是把我的观点强加于人。如果我的观点不能说服你,你应该离开。”


他的确坦率得令人难以置信。曾经也是,真的,自从他们相遇的那一刻起。他的整颗心一直都在那双深色的眼睛里。Philipp只是直到此刻才知道。 


“现在说有点太晚了。我与你在一起。” 


 


 完




(作者说都怪下面这张图才有了这篇文,文末还附有17条注释,懒得翻了,有兴趣可自行查看



【小将拉姆33岁庆生同人本贺文】A boy, a genie and the bond by Elf

读过小队自传之后,印象最深的就是罗曼叔了~

Elf:

这么多年合作无间却从没签过合同……罗曼短的关系真的不能细想,尤其结合两个人的性格……


小将拉姆33岁庆生企划:



标题:A boy, a genie and the bond


又名:how to break a bond with human or how to train your genie


作者:@Elf 


配对:罗曼&短






不知道在黑暗中被困了多久,罗曼再一睁开眼,对上了一双亮晶晶的蓝灰色眼睛,人类的眼睛。


眼前的小孩不过十来岁,见了他从一阵烟雾里化出人形,倒也没有像他想象中的那样吓得哇哇大哭或是拔腿就跑,巴掌大的脸上也没有多大变化,好奇的大眼睛在手中空空如也的瓶子与飘在半空中的罗曼身上来回转了几圈,然后定格在他形似透明的身影上,打了问号的眼神里有着一丝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警戒与成熟。


看不出来小小年纪倒有这样的心智,落在这样一个小孩手里也不知是幸运还是倒霉。不过,比起困在瓶子里,在无尽的黑暗与虚空中一困就是千年,能够再次见到阳光,总算不坏,对吧?更何况,他很快就可以重获自由身,只要……


脸上突然传来微凉的感觉,罗曼低头,却是小孩踮起脚尖伸出的一根细细的手指头。竟然被一个小家伙戳中老脸,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是真的。”耳边响起小家伙的喃喃自语,是小孩子特有的奶声奶气的声音。


“呃……”罗曼脸皮一紧,赶紧清了清嗓子,如果他不是灵体,此刻他脸上的红晕大概可以媲美擦了胭脂的大姑娘,“我当然是真的,不仅是真的,事实上,我还可以帮你实现三个愿望。”罗曼故作矜持地说,语气里仍然透露出遮掩不住的自负。哈哈,赶紧求我吧,小家伙。


“哦。”


哦???就这个反应???正常的小孩不是早该高兴得蹦起来说要糖果要玩具要好多好吃的好玩的吗???


“什么都可以吗?”小孩清脆的声音多了一丝怀疑的味道。


“当然——”果然不能把这个小家伙当作普通孩子看待,还是说现在的孩子都这么成熟?不过,懵懂幼稚的小孩总比贪得无厌的大人好打发是吧?“——不是什么都可以。比如世界和平我就办不到,哈哈,哈哈。”


抛一个“你懂的”眼神过去,小孩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小家伙知道什么是世界和平吗?可惜不能对他撒谎……


“那你到底是什么?”小家伙仰起头,眼睛一眨一眨地。


“我嘛,我叫罗曼,不用管我是什么,你只需要记住的是,我能帮你实现三个愿望。三个,一个不多,一个不少。什么时候想要实现愿望了,喊我的名字就好。”虽然不能撒谎不假,可没谁规定他得有问必答啊。


一阵风吹来,烟雾散去,罗曼的身影消失了。






小家伙叫菲利普,父母都在家乡一支名叫盖恩的足球俱乐部工作,有一个大两岁的姐姐。


小家伙上个冬天刚过的11岁生日,个子虽然不高,看不出来倒是个足球小将,前不久刚从家乡俱乐部加盟拜仁青训营。


小家伙成绩算好,人缘不错,但除了数学课和体育课,基本上对学习兴趣不大,不过不迟到早退不缺课旷课也不惹是生非,上学回来都是做完功课以后才会找小伙伴们玩。


小家伙喜欢睡觉,可以连续睡上11个小时不觉得头晕,喜欢吃巧克力,可以连续吃上11块不觉得反胃,喜欢打电动,可以连续打上11局游戏不觉得眼花。


小家伙养了两只兔子,一只棕色,叫布朗尼,另一只黑白色,叫银河,是爸妈去年送给他的生日礼物。看不出他还挺有爱心的,每天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喂兔子。


总的来说,算是一个正常的青春期前的孩子。


这是罗曼贴身观察小孩三个月后得出的结论。


自从那天小孩误打误撞在沙滩上挖出一个被封了口的瓶子,又好奇心太重打开封口把他从瓶子里放了出来,罗曼就跟着他回家了。当然,是隐了身悄悄地跟在他屁股后面。


不是说罗曼想跟着这小家伙回家,但人名义上还是他目前的主人呢——嘘!只有实现小家伙的三个愿望他才能打破契约,重获自由。


可惜小孩一点儿也不急,像是把他给忘了,每天照常上学踢球,踢球上学,简直他从没出现过似的。


小家伙是不急,可罗曼急啊。难道还要一辈子跟在他屁股后边不成?






周二下午,拜仁青训营。


刚从小球会转过来没多久的小家伙显然还不适应拜仁的训练。教练时不时会用严厉的哨音打断小家伙的训练,纠正他不规范的动作,教他明白什么是站位,应该出现在球场上哪个位置。接下来梯队进行射门训练,小家伙射丢了一个球。训练结束后,小家伙一个人留下来,进行单独训练。


罗曼并不懂踢球,上半辈子他生活的那个世界里并没有足球这个玩意儿。不过,看小家伙训练了三个月的罗曼明白一个道理,进球才是关键。看着小家伙一次次练基本动作,一次次练射门,默默观察了半天的罗曼深觉有机可乘。


“想不想进球啊?”罗曼笑得一脸纯良无害,从空中现了身飘到小家伙眼前。


小家伙刚抡起来正要射门的右脚一个趔趄,球在空中划出一个诡异的弧度,哐当一声打碎了旁边的玻璃窗。


小家伙一怔,一个白眼丢过来,意思很明显:看,你做的好事!


罗曼讪讪地摸了摸鼻头,脸上的笑容却丝毫不见僵硬,轻轻打了个响指,一阵烟雾升起,玻璃窗完好如初。


小家伙愣了愣,脸上的神情是少见的丰富多彩,小小的嘴巴甫一张开,罗曼哈哈一笑,大手一挥,“不客气。”


道谢被堵在嘴里,小家伙轻哼一声,转过身继续专心练他的射门,对旁边的罗曼来了个视若无睹。


嘿,别扭的小家伙。






周四晚上,小孩拧着两条粗眉毛,对着一道数学题正啃笔头。


默默观察他拧眉拧了十分钟的罗曼决定这是个不容错过的好时机。


“难倒了吧?要不要我教你啊?”罗曼笑得一脸关怀备至,从空中现了身飘到小家伙眼前。


正如他所料,小家伙根本没吓一跳,他只是抬起头,深深看了罗曼一眼,滴溜溜的眼睛转了一圈,复又看向身前的习题,已经拧成一团的眉毛拧得更紧了,罗曼都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42秒后,小家伙松开了紧锁的眉头,罗曼心中一喜,正要开口,小家伙咧了一下嘴,舌头一吐,“不要。”抱着习题敲他姐姐的房门去了。


啧,不识趣的小家伙。






“想要长个吗?”罗曼笑得一脸高深莫测。


不要说同梯队的队友了,就连与同班同学相比,小家伙都矮了半个脑袋。


小家伙眉毛一拧,“妈妈说我会长个的。”


罗曼挑挑眉,“要不要来打个赌,看你能长到多高?”


小家伙怀疑地瞥了他一眼,罗曼露出信誓旦旦的样子,小家伙脸上不信的神色又加深了几分。


“真不想知道自己以后长多高?”罗曼循循善诱。以前没发现,逗小孩玩这么有趣啊。


“你根本就不知道。”小孩一副想骗我,没门儿的表情。


“你怎么知道我不知道呢?”


“如果你知道以后的事,你就不会被我捡到——”喂喂,我又不是被你捡回家的小猫小狗。“——更加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唔,聪明的小家伙。




小孩开始每天咕噜咕噜往肚子里灌牛奶,只是仍然不见长个。


“知道你为什么长不高吗?”罗曼笑得一脸神秘兮兮。


“……”小家伙沉默半晌,“为什么?”


果然心里还是很在乎的嘛。


“这里,”罗曼指指脑袋,笑得高深莫测,“想太多。”


“哼。”


哈,吃瘪的小家伙。






“想要历史课拿满分吗?”


“想要玩最新版的任天堂游戏吗?”


“想要揍哭那个欺负你的小鬼吗?”


“想要那个大姐姐喜欢你吗?”


……


罗曼每天都要绞尽脑汁见缝插针诱惑小孩。


“哼。”可惜每次都是一个白眼丢过来。


唉,真是一点也不可爱的小家伙!






周六上午,拜仁青训营。


训练到一半,教练把小家伙喊到一旁。“菲利普,你改踢8号位吧。”


记得小家伙之前踢的是右边靠前场的位置。这个时候改位置,肯定是有原因的对吧?隐约嗅到机会来临的罗曼高兴地差点在空中翻个筋斗。形象,形象,罗曼在心中提醒自己,别整得自己像要干啥坑蒙拐骗的坏事一样。


“小家伙,想不想踢回原来的位置啊?”罗曼笑得一脸和蔼可亲,从空中现了身飘到小家伙眼前。


小家伙瞅了瞅旁边正常训练丝毫不受干扰的队友,眉毛拧了起来。


打铁要趁热。“好好想想吧,有什么心愿都可以帮你实现哦。”


小家伙露出纠结的神情,罗曼决定再打一剂强心针。


“一,总是可以过人;二,别人不可以过你;三,每场都能进球。怎么样?”看着小孩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罗曼笑得一脸得瑟。别问他是怎么知道小家伙这三个心愿的。


“不用你作弊,我自己来。”最初的震惊过后,小孩反而坚定了心志,“你等着吧,我一定会做到的。”


呦,有志气的小家伙。




——这小孩,脾气虽然倔了点,倒也有些傲气。天生一副不服输的性子。


说不定,他日后真能成个人物。


 




【欲知后事如何,请等候同人本预售消息】




截了一下博朗广告里小队的镜头~

【小将拉姆33岁庆生活动】拼文

一起来玩啊~

Elf: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啦~
其实如果有空,好想每周都参加……

小将拉姆33岁庆生企划:

“小将”拉姆33岁庆生活动的第一波匿名接龙活动已经如火如荼地展开了,我们的第二波庆生活动——拼文也将于今天拉开序幕。

  


  

1.拼文分两种,一是限定相关主题背景,不限cp的拼文;二是限定相关cp,不限主题背景的拼文;

  

2.拼文以小队相关cp为主,不限字数,按照不同拼文主题周限定相关主题背景或cp,以一周时间为期限,共为期八周;

  

3.作者可选择匿名或不匿名投稿;匿名投稿的拼文,如作者同意,第一位猜中作者即有点文福利;点文必须为作者所接受的梗和cp,作者须于20天内交稿;

  

4.所有投稿将由主页君根据拼文主题周分期发布,待拼文结束后经排版整理发布PDF文档,供大家下载收藏。

  


  

【限定相关主题背景,不限cp的拼文】

  

第一周拼文:传说周

  

(拼文时间:9.11-9.18,交稿时间:9月18日晚20:00前)

  

拼文主题背景:童话、神话、中世纪、古风、武侠等各种传说色彩

  


  

第二周拼文:幻想周

  

(拼文时间:9.18-9.25,交稿时间:9月25日晚20:00前)

  

拼文主题背景:科幻、奇幻、魔幻、超英、星际、灵伴、哨向、灵异鬼怪(吸血鬼、狼人、etc)等各种幻想色彩

  


  

第三周拼文:犯罪周

  

(拼文时间:9.25-10.2,交稿时间:10月2日晚20:00前)

  

拼文主题背景:黑帮、警匪、侦探、悬疑、推理等各种犯罪色彩

  


  

第四周拼文:现代周

  

(拼文时间:10.2-10.9,交稿时间:10月9日晚20:00前)

  

拼文主题背景:职场、校园、商战、乐队、明星、网游等各种现代色彩

  


  

【限定相关cp,不限主题背景的拼文】

  

第五周拼文:

  

(拼文时间:10.9-10.16,交稿时间:10月16日晚20:00前)

  

拼文cp:希拉希、内拉内、K拉K、姥拉姥

  


  

第六周拼文:

  

(拼文时间:10.16-10.23,交稿时间:10月23日晚20:00前)

  

拼文cp:新拉新、隆拉隆、瓜短瓜、咩短咩

  


  

第七周拼文:

  

(拼文时间:10.23-10.30,交稿时间:10月30日晚20:00前)

  

拼文cp:猪拉猪、凹凸短、胡拉胡、托拉托

  


  

第八周拼文:

  

(拼文时间:10.30-11.6,交稿时间:11月6日晚20:00前)

  

拼文cp:穆拉穆、本短本、里短里、其他各种小队相关cp

  


  


  

最后,我们的第一周拼文:传说周已经正式开始了,期待大家的踊跃参与!

  

拼文时间:9.11-9.18

  

请有意向参与的小伙伴以童话、神话、中世纪、古风、武侠等各种传说色彩的题材为背景,以小队相关cp为主,于9月18日晚20:00前投稿,拼文不限字数,可自由选择匿名或不匿名投稿。

  


 

接龙背景设定、注意事项及猜作者点文互动

小将拉姆33岁庆生企划:

金秋九月之际,“小将”拉姆33岁庆生活动第三弹:同人接龙拼文挑战率先拉开了序幕。经过投票,我们的第一波活动是——匿名投稿接龙。




【接龙背景设定】




一、地理位置


以现有欧亚大陆为模板,将现有的欧亚大陆分为十二个区域。此为架空设定。



  1. 红色区域(诺德奥斯帝国:Nordost Empire:人类;游牧民族;无论男女皆可作为骑士。


  2. 靛蓝区域(永无岛:Never Land:精灵们梦想中的永无岛,从北海乘船过去是唯一的方法。


  3. 青色区域(考文特三岛:The Kingdom of Covent:巫师;但少有巫师愿意现身于欧亚大陆帮助人类。


  4. 浅蓝区域(霍伯岛:Holborn Island:属于考文特三岛;霍伯小矮妖。


  5. 土黄区域(维斯曼国:Westman Kingdom:人类;农耕民族。


  6. 橙色区域(半身人自治区:Halfling Autonomous Region:半身人。勤劳聪明。


  7. 绿色区域(洛蕾莱海:Lorelei Sea(德国神话中的人鱼)):人鱼。会用歌声迷惑出船的航员。


  8. 亮蓝区域(欧米尼塞斯神山:Mount Omniscience:传说中山上住着神明,只是山边常年迷雾环绕,谁也没有上去看个真切过。


  9. 白色区域(黑森:Hessen:精灵;此区域的森林仅居住精灵,树精居住在人族分布的森林之中。


  10. 紫色区域(飞龙谷:Dragon Valley:龙。


  11. 深褐区域(阿蒙沙漠:Amon Desert(古埃及的创世神阿蒙神)):人类;存在少量斯芬克斯和圣甲虫。


  12. 灰色区域(伊灰半岛:Igory Peninsula:各种种族混杂的灰色地带,违法犯罪事件时有发生。常有海盗出没。



 


二、历史根源


1. 族群总概


在大陆上(地图上除考文特三岛以及永无岛的区域)有四个主要种族,分别是:人类、精灵、半身人、人鱼。(以上仅为主要种族,如有特例比如说龙、树精、斯芬克斯和蛇妖等,可作为少数族群偶尔单独提起;巫师和小矮妖属于考文特三岛的,不属于大陆。)


 


2. 信仰


精灵族和人类均有信仰。


精灵族的信仰来自于永无岛,所有精灵相信他们死后灵魂都会汇集在永无岛。活着的精灵若想去永无岛只有通过一种途径:自北海坐船前往。


人类的信仰来自于欧米尼塞斯神山,所有人类不分国度,只要有此信仰都视神山为无穷无尽知识的宝藏。神山上全年覆盖冰雪,又有云雾缭绕,没有人能踏上去。


 


3. 人类


在大陆上主要有两个由人类建立的国家:诺德奥斯帝国维斯曼王国。两个国家的人拥有共同的信仰,皆信仰欧米尼塞斯神山


诺德奥斯帝国:游牧民族,在北方拥有辽阔的疆土。国内由摄政王把手重权,小国王年幼并不掌握实权。百年前与维斯曼王国有过战争,近年来由于两国联姻,维斯曼王国的国王娶了诺德奥斯帝国的公主,两国边境这才和平下来。诺德奥斯帝国的公主骁勇善战,帮助维斯曼王国的国王在海湾击退过来自灰色区域的海盗。


维斯曼王国:农耕民族,在北海以南有不小的土地。和周边族群都有着良好的外交关系。国度西南边的半身人自治区是他们的藩属地区,里面居住着半身人。


百年前诺德奥斯帝国维斯曼王国的战争是由于诺德奥斯帝国的上任君主想要吞并维斯曼王国。维斯曼王国地理位置优渥,北有北海,南有森林,且与欧米尼塞斯神山接壤。两国每五年会去神山举办隆重的祭祀典礼。诺德奥斯帝国每每祭祀都需要派大使团从维斯曼王国国度内走过,因为得罪不起其南方的飞龙谷,所以萌生了吞并维斯曼王国的念头,最后兵败,送公主和亲,两国这才重修旧好。


 


4. 精灵


精灵的领土黑森维斯曼王国大面积接壤,但两国之间并无领土纠纷。究其根源大概是早在第一纪元开始的时候,精灵国的国王就与维斯曼王国的国王签订条约,两族以黑森边缘为界,互不干涉。精灵国法律严格,禁止与人类通婚,与人类通婚的精灵必须要主动放弃自己无尽的生命。


黑森西南与欧米尼塞斯神山区域接壤,所接壤的地区是整片大陆除了欧米尼塞斯神山本身,最为神秘的地方,有精灵弓箭手严格守备。东南与飞龙谷接壤,龙族近年衰弱,但只要有一只龙在,其战斗力都不可忽略。


 


5. 巫师


神秘的巫师生活在考文特三岛,他们智慧卓然,比肩精灵,是人类国王想要争相得到的军师。但他们很少走出考文特三岛,只有少量的巫师分布在大陆。他们隐秘在人群之中,有的擅长黑魔法,有的是德鲁伊圣手。




6.霍伯岛矮妖


霍伯岛小矮妖生活在霍伯岛,他们是恶作剧的能手,生长于林木之中。他们喜欢小孩子,常常在小孩子身边逗乐,没有恶意,但恶作剧不容小觑。


 


7. 树精


树精生存在人类领土的森林中,他们是隐蔽的好手,以至于谁都不知道现存多少树精。树精精通植物生长魔法,可以瞬间长出一道森林作为屏障。




8. 半身人


勤劳、善良、正直是他们的特点,他们是天生的园艺大师,有着明亮的眼睛和略尖的耳朵。视力敏锐,听力高超,喜欢烟火。




9. 人鱼


他们是塞任的后代,洛蕾莱海是他们的母亲,他们喜欢用美妙悦耳的歌声吸引海员或者海盗。常与伊灰半岛的海盗发生激烈的冲突。他们不常上陆,对于人类之间的战斗也毫不关心。传闻,他们的眼泪可以凝结成珍珠,他们的歌喉可以在大海上呼风唤雨。




三、时间线


一个纪元时长一千年。


1、第一纪元(0~1000年):


第一纪元元年:宇宙初生,大陆初现,大路上主要分布着两个高等智慧族群。轻者为精灵,浊着为人族。人族占据北方领土,精灵栖息南方林木之间,互不干扰,相安无事。


第一纪元中段(300年~600年):


人族皇室成员西摩(Himo)与精灵安缇诺雅(Antinua)相爱,精灵为与人族长相厮守放弃了永恒无尽的生命。


两族孕育出结晶,半人半精灵的血统让他们拥有比人族更长的寿命、精灵的机敏以及人族的智慧。然而好景不长,精灵王得知此事,下令送这些半人半精灵出海离开大陆,并视这些混血为不详。半人半精灵出海后,意外在邻近海域发现了个崭新的岛屿,并在此定居,与魔法生物为伴,成为世界上第一批巫师。


第一纪元末段(600年~1000年):


人族兴起,在北方大兴土木。人族规定,将精灵领地南面的山脉定为其信仰中的神山,每隔五年,派人前去祭祀。




2、第二纪元(1001~2000年):


第二纪元初段(1200年左右):菲利普出生。


第二纪元中段(1500年~1600年):人族不自量力想龙族发动战争,此战以龙族抢夺人族大量领地金钱结束。自此,人族领土东南方向被龙族阻隔,无法由此路线前往神山祭祀。


第二纪元中末段(1800年左右):经过短暂的休养生息,人族重新累积资本,将领土向更北更辽阔的草原扩张。


第二纪元最后的日子里,北海岛屿之中的巫师偶有出现在大陆,他们辅佐人族的君王,扩展疆土,抵抗外地。




3、第三纪元(2001~3000年):


第三纪元初段(2200年~2300年):人族将其内部穷凶恶极的罪犯流放到伊灰半岛,让其自生自灭。


第三纪元前中段(2300左右):人族内部分裂。分裂成北部骁勇善战的诺德奥斯人以及南部维斯曼的能工巧匠。诺德奥斯人的旗帜以血红为底,上面画着一直黑色的展翅雄鹰。维斯曼人则是天空之深蓝为底,中间是神山主峰轮廓图案,四周缀了一圈银线绣成的星星。


由于人族的分裂和迁徙,整个大陆之中,除了神山以及龙族的区域没有人族之外,其他各地或多或少都有人族留下的痕迹。


第三纪元中末段(2746年):大陆遭到有史以来最为寒冷的冬天,许多人被冻死,粮食短缺。诺德奥斯人地处北方,处境尤为糟糕。当时诺德奥斯的国王逼不得已决定挥兵南下,掠夺维斯曼人的资源。


次年(2747年),人族内战再度爆发。维斯曼寡不敌众,向精灵寻求救援。精灵同意出兵,但只答应帮助维斯曼赶走前来侵略的诺德奥斯军队。


菲利普此时只是个一千余岁的年轻精灵,参战后身在军中,成为一名小小的百夫长。


战况持续数年,原本精灵军队已经尽到自己的义务,将诺德奥斯军队赶回原本他们的国境内。濒临撤军之际,维斯曼方派人游说,自称诺德奥斯人在他们北部的村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精灵军队听信人族,继续深入敌方作战,然而在诺德奥斯内海处遭到埋伏,损失惨重,这才意识到自己受了维斯曼方面的欺骗。


精灵王震怒,立即带着残存部队撤军,回到黑森地区,并在与维斯曼交界处设立严格关卡。两族关系紧张。


第三纪元末段(2800年~3000年):人族之间的战争停止,维斯曼收复位于其西的半身人居住地区为半身人自治区,成立维斯曼王国。




4、第四纪元(3001年~4000年):


第四纪元初期是和平统治下的纪元。


曾经被流放去伊灰半岛的罪犯在半岛上繁衍后代,将伊灰半岛发展成了大陆之内四海之中最不受法律控制约束各种族之间肆意妄为的地区。


就连巫师,也已经很久没涉足大陆这篇广阔的土地了。


第四纪元中段(3400年左右):一个巫师渡河而来,所有人族都在疑惑这个巫师会驻足在哪国疆土上的时候,这个巫师反而先去了黑森,拜访精灵。


第四纪元中段(3500年~3700年):邪恶终将被唤醒。常年安逸下,维斯曼人不思进取。诺德奥斯皇族与其南面阿蒙沙漠的皇族通婚,掌握了恶劣气候环境下生存的本领,并成为诺德奥斯帝国。由于人族活动范围活动能力扩大,间接导致龙族数量逐渐减少。龙族衰微多年,谁也不知道飞龙谷里如今还剩下几条巨龙。


第四纪元中末段(3700年~3900年):各族之间,局部战争不断。


第四纪元末(3900年~4000年):诺德奥斯帝国与维斯曼王国之间再度发生战争。两国因祭祀路线问题发生争执,维斯曼王国情急之下扣押下诺德奥斯帝国的使团,战争爆发。




5、第五纪元(4001年至今)


第五纪元元年(4001年):两国停战,签订和平合约。诺德奥斯帝国的公主在其国内摄政王的命令下和亲维斯曼王国年轻国王。诺德奥斯帝国的公主骁勇善战,帮助维斯曼王国击退伊灰半岛的海盗。


两国之间恢复贸易往来,文化交流频繁,关系密切达到顶峰。




6、现在:第五纪元零三十年(4030年)


新的故事、新的冒险,就从这里开始。




(感谢 @jaz 的接龙背景设定,感谢群里小伙伴们的补充~


此背景设定开放授权给足球同人的写手们,但使用设定的时候请@jaz 一下~)




【接龙注意事项】


1. 本次接龙活动为匿名投稿接龙,每章字数为2000-3000字(可超字数);所有参与接龙活动的作者皆匿名投稿,并互不知道其他作者的接龙时间与章节;


2. 接龙文第一章定为本周六北京时间20:00发布,如无意外,以后每周三及周六的北京时间20:00发布一章,发布章节的同时会私信通知下一位作者接龙;预计小队生日前后完成本次接龙活动;


3. 作者接到主页君的接龙通知后需在3天内完成作文,并于每周三或周六的北京时间20:00之前投稿给主页君,作者投稿前请先行校对,并注意标点符号的规范使用;


4. 作者遇紧急情况不能接龙,须在收到接龙通知12小时内向主页君申请换人,若主页君12小时内未收到换人申请,则视为接龙继续,未提出申请且未按时间要求完成接龙的作者将受罚(受罚内容待定);


5. 所有的小伙伴均可参与我们的猜作者点文互动,具体细节见下;


6. 接龙结束后,所有章节会经排版整理后以PDF形式公开发布,供大家下载收藏。




【猜作者点文互动】


1. 每一章节发布后,所有点赞或点推荐的小伙伴均可参与我们的猜作者点文互动,参与方式为在章节后发布评论;


2. 每一章节发布后,同一ID有且仅有一次竞猜机会,即同一ID不可在同一章节后连猜多个作者(出现第一次刷评竞猜的现象,以该ID第一次竞猜为准,屡次出现刷评竞猜的现象,取消该ID的点文福利);不可在所有章节猜同一位作者;


3. 每一章节发布后,24小时内前十位留评的小伙伴之中,第一位猜中该章节作者的小伙伴会收到主页君私信,可向被猜中的作者点文;


4. 点文必须为作者所接受的梗和cp,被猜中的作者须于20天内交稿;


5. 猜中作者的小伙伴不可透露被猜中的作者是谁,如有透露,取消点文福利;


6. 所有章节全部猜中作者的小伙伴可获赠一册同人本作为奖品;


7. 因参与作者互不知道其他作者的接龙时间与章节,同样可以参与猜作者点文的互动;参与作者不可透露自己接龙的章节;接龙结束后,会统一公布各章节作者ID与猜中作者的小伙伴ID以示公平。




【接龙参与作者】


为方便大家竞猜,现公布所有接龙参与作者ID:


@1940DUNKIRK  @AZE  @Elf  @Faust1621  @fippo会飞  @jaz  @Q晴空一鹤Q  @锦时   @綠球藻21  @糯二姑娘  @青空  @未成曲调  @小歌与松鼠 (按字母顺序排序)




PS,明晚20:00发布接龙文第一章,欢迎大家参与互动,我们不见不散~

菲利普•拉姆33岁庆生同人企划

Elf:

第二波活动来袭~小伙伴们来玩啊挥手~~


❤谢谢结夏的文案与群里的小天使们❤




小将拉姆33岁庆生企划:





也许是十年前夏天那道惊鸿一瞥的弧线,也许是某次胜利后他灿若阳光的笑颜,也许是队伍合影中那个不变的娃娃脸(和突兀的凹陷)——总有些瞬间让你记住和喜欢上菲利普•拉姆。同人产出的意义大概在于,尽管他已经如此美好,但还想让他拥有更多的幸福和爱。“小将”拉姆33岁生日即将到来之际,主页君发起三波同人活动进行庆祝,欢迎大家共同参与!




 


 





Staff:


写手:@Elf  @Faust1621  @jaz  @Q晴空一鹤Q  @阿杉  @结夏  @锦时  @陆莞  @綠球藻21  @糯二姑娘  @青空  @未成曲调  @一半春秋  (按字母顺序排序)


封面/画手:@四月熊猫姬


主催:@Elf  


本子详情请期待主页君后续发布的更多信息。另外我们同步招募画手和有过排版等同人本制作经验的gn,有意请迅速私信主页君!




 




你是否也有兴趣为小队的生日执笔写文呢?让他在平行世界里感受悲欢喜怒,再现他和队友并肩的画面,为老年人再刷一把时髦值?加入我们的征文活动,作者群放飞让你脑洞大开,魔鬼主催让你坑品飙升,还等什么?赶紧报名吧!


【征文要求】


1. 文中必须有小队cp或小队中心,小队为主人公之一,描写篇幅50%以上,其他cp不做限制;


2. 文章不设字数限制,但拒绝纳粹梗、痴化梗、站街梗、QJ、LJ等容易触雷的题材;


3. 写作时请尽量规范标点符号以及“的,得,地”的使用,交稿前请先行校对。


【参与方式】


1. 8月31日前私信主页报名征文活动,自愿加入作者交流群;若错过报名时间,可私信主页君补报;


2. 报名后请将标题、cp、类型/题材、预计字数、分级、HE/BE、预计交稿时间、警告标签等作品信息私信发给主页君,并在10月15日前完稿;


3. 完稿后请以lofter的“投稿”功能将文章发给主页君,也可以发送到邮箱fipsi1621@qq.com,选择是否由主页君匿名发布,所有征文原则上统一由主页君在小队生日前后安排发布。(投稿会显示作者头像,作者也会收到喜欢、推荐、评论、转载等通知,因此并不会减少作者的热度,但手机客户端有bug,推荐关注主页君,以免错过评论)


 


4. 征文不限分级,若有作者自由放飞,投稿后可自愿选择是否由主页君代为发布在AO3,并在lofter放出链接。


【征文奖励】


1. 因制作时间限制,公开征文不再纳入同人本,我们将收集所有参与作品,经排版整理后以PDF形式公开发布,供大家下载收藏。


2. 作品发布后热度最高的三名作者可分别获赠拉姆中心同人本一本(喜欢、推荐、转载均会计入热度统计)。


P.S.非同人性质的感想、表白等文章建议投稿到隔壁的访谈本哦:


菲利普•拉姆33岁庆生纪念访谈本企划




 




一个人写文太寂寞?缺梗缺设定没灵感?想尝试些有趣的AU/paro又不想开坑?玩法丰富、背景百变的接龙/拼文活动等你来玩!童话、中世纪、魔法、科幻、武侠、警匪、职场、校园、乐队……一起穿越时空写下关于小队的故事吧!


【接龙/拼文形式】


1. 匿名投稿接龙


2. 点名点CP接龙挑战


3. 短篇匿名拼文


【接龙/拼文主题】


童话、中世纪、魔法、科幻、武侠、警匪、职场、校园、乐队……只要你想玩,什么都可以!


【接龙/拼文CP】


1. 同背景接龙文必须有小队cp或小队中心,小队为主人公之一,描写篇幅50%以上,其他cp不做限制;


2. 短篇拼文限制以小队cp为主,可以出现其他cp;


【接龙/拼文须知】


1. 有意参与的小伙伴请私信主页君报名,报名截止时间8月31日。若错过报名时间,可私信主页君补报;报名后可加入作者交流群,填写接龙/拼文调查表私信给主页君,由主页君统计各项数据后在群里确定接龙大纲与各项细节;


2. 接龙/拼文暂不限定主题和接龙顺序,按照参与者的投票结果最终确定;


3. 中长篇接龙字数限定为2000-3000一章(可超字数),接到主页君的接龙通知或点名后需在3天内完成作文;短篇接龙/拼文字数限定为3000-5000(可超字数),接到主页君的接龙/拼文通知或点名后需在5天内完成作文;所有接龙均以投稿的形式交给主页君统一发布, 交稿前请先行校对;


4. 参与者遇紧急情况不能接龙/拼文,须在收到接龙/拼文通知12小时内向主页君申请换人,若主页君12小时内未收到换人申请,则视为接龙/拼文继续,未提出申请且未按时间要求完成接龙的参与者将受罚(受罚内容待确定);


5. 匿名接龙/拼文的文,章节发布24小时内第一位留评猜中作者的读者可向作者点文,作者须于20天内交稿;


6. 全部接龙/拼文活动完成后将经排版整理后以PDF形式公开发布,供大家下载收藏。


【接龙/拼文玩法】


具体玩法细则请戳以下链接,如有疑问,可在玩法细则下面发布评论或私信主页君


接龙&拼文玩法细则




文案 @结夏 


菲利普•拉姆33岁庆生纪念访谈本企划

fipstalker:

瞻之在左、忽焉在右、忽焉现于中场,只要这个并不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场上,就让人很放心,他就是我们的队短——菲利普•拉姆!依然在绿茵场上奔跑着的拜仁队长,今年11月11日也要迈入33岁了!

菲利普•拉姆是个怎样的人?一千个人大概有一千个不同的答案。为了让更多人了解队短的为人,了解他理智与温情兼具的性格,并同时庆祝我们的“小将”拉姆33岁生日,一些喜爱拉姆的粉丝们决定整理他历年来的访谈精华与趣闻,以及队友、名宿、家人对他的评语,集结成册,并将这一份特别的礼物——《菲利普•拉姆33岁庆生纪念访谈本》送给队长。

访谈本封面


访谈本封底


因此,我们诚邀喜爱拉姆的球迷朋友们共襄盛举,参与下列主题活动:

一、我眼中的拉姆:无论是从他在斯图加特崭露头角时就开始关注,抑或是追踪他在拜仁或国家队的职业生涯,被他逐渐成熟稳重的领袖风格所吸引,大家眼中的菲利普•拉姆是个怎样的人呢?请从个人角度尽情抒发,或是写下你欣赏、喜爱拉姆的理由,本部分不限于技战术层面,文长至少五百字。

二、球评分析文:拉姆以左后卫出道,在右后卫的位置登上巅峰,同时也能胜任作为球队出球点的中场,甚至还能担任锋霸进头球!拉姆的技术特点是怎样的?他在球队战术中的作用又是什么?如果你对球员拉姆在技战术方面的特色有什么独到见解,请与大家一起分享吧。本主题文章至少五百字。

三、问题:是否觉得图片报等媒体记者们采访队长的问题都太无聊了?有什么好玩的问题想问拉姆的?本部分征求各种有创意的问题砸向队长!

四、祝福:希望投稿者发挥创意,给我们的队长送上最欢乐最逗趣的祝福!本部分不限于生日祝福。

五、原创绘图:不擅长文字没关系,可以把你对于队长的喜爱或者祝贺画成图,传达给他!因为有意将访谈本送到队长手中,所以图片请勿夹杂同人cp,图片限原创作品,请勿抄袭或盗用他人心血。

 

其他说明:

1. 征文作品请以“活动名-文章标题-作者”(例如:我眼中的拉姆-悠悠赤子心,深深拜仁情-小A)格式的Word文档发送至邮箱:1503796426@qq.com。

2. 原创绘图作品请以216*154mm尺寸(含3mm出血,1mm装订,出血线附近不要画重要内容),300dpi分辨率,彩图选用CMYK模式,黑白图选用灰度模式导出TIFF格式发送至邮箱:1503796426@qq.com。

3. 无论图文,交稿截止日期均为10月8号。

4. 为将众人的祝福传达给拉姆,让他知道在遥远的东方有许多人很喜爱他,主创群会从大家的问题与祝福中选出部分翻成德文,收录至本子,让队长看到!

5. 以上各项主题活动的参与者均有机会参加抽奖获赠本子一册。

6. 凡是参与第一、第二及第五项主题活动,且作品获选收入本子的,投稿人均会获赠一册本子以表谢意。

7. 主创群诚招喜爱画图,擅长使用InDesign、Illustrator或其他排版软件,以及精通德语的球迷朋友们一起完成我们的本子,详情请联系1503796426@qq.com。

谢谢!


图 @范乘尔

文案  @綠球藻21 


2016-07-21 对曼城热身赛

早上还很高兴地以为没等闹钟响就醒了,等爬起来才发现闹钟早就响了无数遍,爬起来的时候刚赶上比赛结束……

不过怀着轻松愉悦的心情看录像也不错啦,还可以开心地截图


上半场一开始小队的抢断


三个老年人之间的漂亮配合,下半场就只剩了小队一个老年人打满全场……


拉菲丢球后,小队沿着禁区边沿跑位抢回来,老年人拼起来速度也很快的~


在包夹中的传球


转身护球,在三人包夹中传出


举重若轻般地一脚传出~



传一张飞吻图~

Elf:

没刷到瓜短图不开森去刷新闻,没想到刷到这样一条:

tz:

Pep verteilt Luftküsse aufs Spielfeld. Wem die wohl galten? Vielleicht sehnt er sich ja jetzt schon zu seinem Liebling Philipp Lahm zurück.

Pep朝球场上飞着吻。飞给谁呢?也许他现在就怀念起他最爱的Philipp Lahm了。

给跪……不刷一发cp tag简直对不起tz的脑洞XDD

来源:油管

YoungWings宣传片里出境的小队,这是啥时候拍的呀,为什么会显得如此年轻……

一只纠结的松鼠~

原视频长达一分钟,小家伙一直在谨慎地观望、靠近、转身、再回来、慢慢靠近……最后轻轻叼走花生,摇着尾巴转身离开的画面,真是心都要被它萌化了

原视频来源:微博塔影巷

来源:thomasmuellerfcbayern fromlampstoowen

看见小队和龙哥远远地站在阳台一侧看热闹欢呼的人群,脑海里就不由开始循环唱“最美不过夕阳红,温馨又从容”……然而旁边还有一只活泼跳跃的二娃

Was treibt Sie an?/是什么激励您前进?

特别喜欢小队在回信里的真诚,完全没有居高临下的同情或者指点,字里行间都能读出他对这位陌生球员的认同和尊重

爱上小队、不断发现他更多值得爱的地方,实在是件很幸福的事情!

fipstalker:

2015.10,刊登于德国时代周刊的一封球员来信与小队亲笔回信


"Was treibt Sie an?"

是什么激励您前进?

一个很有名,另一个处于困境之中。但两个人都爱足球高于一切。所以,一名塞内加尔人现在写了一封信,并且收到了一封回信。

BAIDY-SOW

26岁,来自塞内加尔,现效力于慕尼黑瓦克尔/FC Wacker München

亲爱的Philipp Lahm,

我该从何写起?自从五年前我离开我的家乡塞内加尔,这种不确定性就像面纱一样笼罩了我的生活。我绝非想要浪费您的时间。克制到何种程度才算合适?我常常问自己,从什么时候起,自我克制就是错的?我需要帮助。这种独立性有时候让我愤怒。当你在旅途中的道路和目的不断发生改变,那么你很快会失去平衡/支撑。我指的不仅仅是方向,我想,整个人生的意义顷刻处于危险之中。

只有一种动力,激励着我前进:那就是踢足球的愿望。我很早就开始踢球了。

我们能先忘记一下我们的出身吗?当我看您踢比赛——大部分比赛我是在塞内加尔看的电视——我感到自己离您很近。我踢的是中场,也许比您更偏进攻一点,但尽管如此,我扮演着类似的角色:我是在对手行动之前就能做出预判,发现空档的那种人。为什么您不是更多地踢中场呢?在德国,球员可以共同决定他踢什么位置吗?是谁发现了您(踢球的天分)?您怎么知道,您的发掘者是为您好?

2010年的夏天,踢完一场塞内加尔联赛后,有个人找到我。他说,我踢的非常好,他可以帮助我进入土超联赛。他说土耳其语,有个熟人不得不为我翻译。我相信了他,来到了土耳其。激励我的不是名气或金钱。我只是很自豪。我最擅长的就是踢球。您是什么情况呢?是什么激励着您?

我很快察觉到,那家土耳其俱乐部不会和我签约。我再也没见过那个经纪人。一个同我一起从塞内加尔去土耳其试训的朋友劝我,陪他去希腊。司机让我们在土耳其与希腊的边界下车,去往萨洛尼卡的路我们得步行,我们有充足体力。没走多远我们就被捕了,因为我们没有签证。警察建议我们不要申请(政治)避难,除此之外,我们还要被监禁六个月。

从此以后,无聊充斥着我的日常生活。折磨我的不是监狱的环境,也不是出狱后的种族主义攻击/侵犯。除了一颗坏死的门牙,我身上所有的伤口都已痊愈。我害怕,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会失去我良好的身体素质。那时候我毕竟已经23岁了。您了解这种感受吗,害怕不再能够跟得上?在受伤的期间?

我又来到克里特岛,在一个橄榄农场工作。八个月后我攒了七百欧元。这已足够我继续旅行。原本我想要去法国找我姐姐/妹妹。途经马其顿与塞尔维亚,我来到了匈牙利。在那里我进行了登记,通过互联网很快找到了一个从德国去往法国的(付费)搭车机会。几天后我陪一个朋友来到了慕尼黑瓦克尔试训。

到现在两年时间过去了。瓦克尔帮助我找到了住处,学习德语。这家俱乐部是我的一切。每周二和周四,我在一队训练,踢前锋。一名优秀球员得灵活变通。我喜欢短传训练,因为你得全神贯注。我喜欢足球在近几年的发展。不幸的是我们不常有机会展示。我们踢的是Kreisliga(德国足球最低一级联赛)。不久前,在一个足球夏日聚会上,有个人找我攀谈说,Baidy,你在浪费你的天分,我带你去更高级别的联赛。我当然想去高级别联赛,但我变得谨慎多了。我还是没有取得德国的工作许可证,只有一个临时的居留许可。有可能我会被遣送回匈牙利。我每天都祈祷这一天不会发生。我的俱乐部主席为我安排了一个工作岗位。

您已经知道退役后要做什么了吗?您会害怕生活不再像足球一样易于掌控吗?我的人生所关系到的不再是继续前进,而是抵达目的地。我相信,这也会是一种不错的感受。

致以美好的祝福

您的Baidy

Baidy的信由Cathrin Gilbert记录

 

PHILIPP LAHM

31岁,拜仁慕尼黑队长

亲爱的Baidy-Sow,

衷心感谢您的来信。我很高兴收到它。读到您为了生命中的热情——踢球,而忍受了什么,我很感动。尽管所有这些可怕的经历和挫折,却依然相信自己,这让我简直无法想象。不知怎的,当我读到它,我感到自己很渺小。

您没有浪费我的时间。我很乐于回复您。但我也很难找到合适的回答。我思考了很久,我该从何开始。我也了解这么不怎么确定的感受。尤其对于像是如何妥善处理难民融入的政治问题,不那么容易找到合适的词语。如果一个名人发表言论,那么他的每句话都会被解读,这既适用于大至像Angela Merkel总理,也适用于小至我个人的情况。有时候似乎这样更好,私下里提供援助,或是通过其他人来传达特定的声明。因此我更倾向于请求拒绝在这样的问题上公开发表看法。但尽管如此,我仍然觉得自己有义务。

有时候您感到愤怒,这可以理解。我问自己,您是如何做到没有变得更愤怒的。这让我敬佩,您在这样艰难的处境下能把握好自己,一直心怀希望,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就算现实与您起初想象中的完全不同。

足球当然也是我生命的意义所在,是我生活内容的一部分,我最擅长,同样也会坚持下去的东西。

您请求我忘掉我们的出身,我会尽力,虽然我知道,(我们之间)存在有很大的区别:我所做的一切,我都有选择,或者更准确地说,有的挑选。因此您所质问的障碍,怀疑,恐惧,(于我而言)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读到我们在足球上的感受和想法很相似,这让我觉得更加美好。这就是我们的运动的意义所在:它有一种奇妙的凝聚力。这就是我们的生活。这也让我感到非常开心,能够预判比赛,迎接挑战,在正确的时候做出决定,激励我前行。您问我为什么不更多的踢中场?因为我和您一样深信,灵活性是足球的一个重要因素。踢中场让我感到安全,舒服,但回答您的第二个问题:我们球员并不决定阵型,做全权决定的是教练。当然,作为队长的我会经常与教练沟通,也会告诉他,从我的角度来看什么是正确的,但我让自己服从安排,当我站在球场上,那么最重要的就是分配给我的任务。作为球员,我总是考虑两个发展进程:我自己的,以及球队的。

我是在家乡俱乐部FT盖恩被拜仁的球探发现的。盖恩离拜仁训练场5公里远,它足以让一个人才直接从一条直路抵达目标。我不必像您一样,先得背井离乡才可能被发现天分。(我做出)这一决定的风险要少得多。您怎么可能会知道,去土耳其的试训之路并不幸运呢?我能理解,您害怕在这漫长的旅途中失去您的健康,更重要的是浪费时间。受伤期间对我来说也不容易。这种不确定性——我是否还能像受伤前一样踢比赛不受(伤病的)影响,一直拷问着我。现在我又恢复了健康,但我当然感觉得到,我年纪越来越大。今年11月我就32岁了,并且由于前些年长期艰苦的负担,我感到老化得很严重。所以我必须比以前更谨慎地对待我的身体与精力。

亲爱的Baidy,您不得不经历的事情,是不公平的。对我来说,相信我的发掘者更简单,因为拜仁有很高的信誉度。我指的是选择。不像您,我当时想的是:如果不顺利,我就回家,我熟悉的世界里充满了其他可能。

我从来没想要要出名或是变得富有。我相信,这一动力至少在运动上不会导致成功。因为你很容易就对本质的东西失去了注意力。但显然,成功,名气及金钱现在对我有用,让我更加从容地应对职业生涯的结束。眼下我将足球以外的时间投注于参与到不同的企业(事务中去),我展望着,我能给自己带来什么,什么对我来说最合适,我想要成为一名优秀的企业家。但我怎么知道我是否能做到呢?到目前为止,除了我的家人,我的精力都集中在足球上。您的人生体验丰富得多。

我衷心祝愿您,就像您(在来信中)写的那样:很快就能享受到抵达目的地的美妙感受。

致以亲切的问候

您的Philipp


德语原文:

http://www.zeit.de/2015/41/fluechtling-philipp-lahm-briefwechsel

"Was treibt Sie an?"

Der eine ist berühmt, der andere ist in Not. Aber beide lieben Fußball über alles. Deshalb hat ein Senegalese jetzt einen Brief geschrieben und eine Antwort bekommen.


BAIDY-SOW

26, kommt aus dem Senegal und spielt für den FC Wacker München

Lieber Philipp Lahm,

wie soll ich anfangen? Diese Unsicherheit hat sich seit meinem Aufbruch vor fünf Jahren in meiner alten Heimat, dem Senegal, wie ein Schleier über mein Leben gelegt. Ich möchte Ihnen auf keinen Fall Ihre Zeit stehlen. Wie viel Zurückhaltung ist angemessen, frage ich mich häufig, ab wann ist es falsch, sich zurückzunehmen? Ich bin ja auf Hilfe angewiesen. Diese Abhängigkeit macht mich manchmal wütend. Wenn man sich auf einer Reise befindet, deren Route und Ziel sich ständig verändern, dann kann man schnell den Halt verlieren. Ich meine nicht nur die bloße Orientierung, ich denke, der Sinn des ganzen Lebens ist plötzlich in Gefahr.

Es gibt nur ein Motiv, das mich antreibt: Es ist der Wunsch, Fußball zu spielen. Ich habe schon früh damit begonnen.

Können wir unsere Herkunft erst mal vergessen? Wenn ich Ihnen beim Spielen zuschaue – die meisten Ihrer Spiele habe ich im Senegal im Fernsehen verfolgt –, dann fühle ich mich Ihnen nah. Ich habe im Mittelfeld gespielt, vielleicht ein bisschen offensiver als Sie, aber meine Rolle war trotzdem ähnlich: Ich war derjenige, der die Spielzüge vorausgedacht, der die Räume gesehen hat, bevor sie die Gegner zustellen konnten. Warum spielen Sie nicht häufiger im Mittelfeld? Darf man in Deutschland eigentlich mitentscheiden, auf welcher Position man spielt? Wer hat Sie eigentlich entdeckt? Woher wussten Sie, dass Ihre Förderer es gut mit Ihnen meinen?

Im Sommer 2010 sprach mich ein Mann nach einem Ligaspiel im Senegal an. Er sagte, ich sei außergewöhnlich gut und er könne mir helfen, in der türkischen Liga durchzustarten. Er sprach türkisch, ein Bekannter musste übersetzen. Ich vertraute ihm und reiste in die Türkei. Es war nicht der Ruhm oder das Geld, das mich motivierte. Ich war einfach nur stolz. Nichts kann ich besser als Fußballspielen. Wie ist das bei Ihnen? Was treibt Sie eigentlich an?

Ich spürte schnell, dass der türkische Verein mich nicht verpflichten würde. Den Agenten sah ich nie wieder. Ein Freund, der mit mir aus dem Senegal zum Probetraining in die Türkei gereist war, überredete mich, ihn nach Griechenland zu begleiten. Wir wurden von einem Fahrer an der türkisch-griechischen Grenze abgesetzt, den Weg nach Thessaloniki wollten wir zu Fuß zurücklegen, wir waren ja fit. Nach wenigen Metern wurden wir festgenommen, weil wir kein Visum hatten. Die Polizisten rieten uns, kein Asyl zu beantragen, ansonsten müssten wir sechs Monate ins Gefängnis.

Fortan bestimmte Langeweile meinen Alltag. Es waren nicht die Haftbedingungen, die mich quälten, auch nicht die rassistischen Übergriffe nach der Entlassung. Bis auf einen abgestorbenen Schneidezahn sind alle Verletzungen verheilt. Ich hatte Angst, mit der Zeit meine Fitness zu verlieren. Damals war ich immerhin schon 23 Jahre alt. Kennen Sie den Gedanken an das Gefühl, irgendwann nicht mehr mithalten zu können? Während einer Verletzungspause?

Ich zog weiter nach Kreta, arbeitete auf einer Olivenfarm. Acht Monate später hatte ich 700 Euro zusammen. Das reichte für die Weiterreise. Eigentlich wollte ich nach Frankreich zu meiner Schwester. Über Mazedonien und Serbien kam ich nach Ungarn. Dort wurde ich registriert, fand schnell übers Internet eine Mitfahrgelegenheit, es sollte über Deutschland nach Frankreich gehen. Der Fahrer wusste nicht, dass ich keine Papiere hatte. Kaum hatten wir die Grenze überquert, stellte mich die deutsche Polizei vor die Wahl: Asylantrag oder Gefängnis? Ich kam in eine Erstaufnahmestation in München. Ein paar Tage später begleitete ich einen Freund zum Fußballtraining beim FC Wacker München.

Zwei Jahre ist das nun her. Der FC Wacker hat mir geholfen, eine Unterkunft zu finden und Deutsch zu lernen. Der Verein ist alles, was ich habe. Jeden Dienstag und Donnerstag trainiere ich in der ersten Mannschaft; spiele im Sturm. Ein guter Spieler muss flexibel sein. Ich liebe das Kurzpassspiel, weil man dafür unheimlich konzentriert sein muss. Ich mag die Entwicklung, die der Fußball in den vergangenen Jahren genommen hat. Leider gelingen uns die Kombinationen nicht so oft. Wir spielen in der Kreisliga. Neulich wurde ich auf einem Fußball-Sommerfest angesprochen, ein Mann sagte, Baidy, du verschenkst dein Talent, ich bringe dich in eine höhere Klasse. Ich habe mich bedankt und abgelehnt. Klar würde ich gerne auf höherem Niveau spielen, aber ich bin vorsichtiger geworden. Ich habe immer noch keine Arbeitserlaubnis in Deutschland, nur eine vorübergehende Aufenthaltserlaubnis. Es kann passieren, dass ich zurück nach Ungarn geschickt werde. Ich bete jeden Tag, dass das nicht passiert. Mein Vereinspräsident hat eine Arbeitsstelle für mich organisiert.

Wissen Sie eigentlich schon, was Sie nach Ihrer Karriere machen wollen? Haben Sie Angst, nichts mehr im Leben so gut zu beherrschen wie das Fußballspielen? In meinem Leben geht es nicht mehr darum, weiterzukommen, sondern darum, anzukommen. Das kann, glaube ich, auch ein schönes Gefühl sein.

Ich sende Ihnen liebe Grüße

Ihr Baidy

Der Brief von Baidy wurde von Cathrin Gilbert aufgezeichnet


PHILIPP LAHM

31, Kapitän des FC Bayern München

Lieber Baidy-Sow,

herzlichen Dank für Ihre Zeilen. Ich habe mich sehr darüber gefreut. Und es bewegt mich, zu lesen, was Sie auf sich genommen haben, um Ihre Leidenschaft, das Fußballspielen, zu leben. Trotz all der schrecklichen Erfahrungen und Rückschläge immer weiter an sich zu glauben, das stelle ich mir unheimlich erschöpfend vor. Irgendwie komme ich mir klein vor, wenn ich das lese.

Sie stehlen mir keine Zeit. Ich antworte Ihnen gerne. Auch mir fällt es nicht leicht, die richtigen Worte zu finden. Ich habe lange überlegt, wie ich anfangen soll. Auch ich kenne dieses Nicht-sicher-Sein. Gerade bei politischen Themen wie dem richtigen Umgang mit der Integration von Flüchtlingen ist das gar nicht so einfach, die passenden Worte zu finden. Was für Politiker wie Bundeskanzlerin Angela Merkel im Großen gilt, gilt auch für mich im Kleinen: Wenn man bekannt ist und sich öffentlich äußert, dann wird jedes Wort interpretiert. Manchmal scheint es da besser, Hilfe im Stillen zu leisten oder eine bestimmte Aussage über andere zu vermitteln. Deshalb habe ich viele Bitten, öffentlich zu diesem Thema aufzutreten, lieber abgelehnt. Aber ich fühle mich trotzdem verantwortlich.

Dass Sie manchmal wütend sind, ist verständlich. Ich frage mich, wie Sie es schaffen, nicht noch viel wütender zu sein. Es imponiert mir, dass Sie sich im Griff haben in einer so schwierigen Situation und die Hoffnung noch immer in sich tragen, dass alles gut wird, wenn auch ganz anders, als Sie es sich anfangs gedacht haben.

Natürlich ist der Fußball auch in meinem Leben ein Sinnstifter, ein Teil meines Lebensinhalts, das, was ich am besten kann, woran auch ich mich festhalte.

Sie bitten mich darum, unsere Herkunft erst einmal auszublenden, das werde ich versuchen, wenngleich ich weiß, dass es einen großen Unterschied gibt: Ich habe bei allem, was ich tue, eine Wahl, oder vielleicht besser: die Auswahl. Da wirken die Hürden, Zweifel und Ängste, nach denen Sie fragen, gleich viel unbedeutender.

Umso schöner finde ich es, zu lesen, dass wir Fußball ähnlich fühlen und denken. Das ist es doch, was unseren Sport ausmacht: Er hat eine wunderschön verbindende Kraft. Das ist unser Leben. Auch mir macht es unheimlich viel Spaß, das Spiel vorherzusehen, die Herausforderung, Entscheidungen im richtigen Moment zu treffen, treibt mich an. Sie fragen, warum ich nicht häufiger im Mittelfeld spiele? Weil ich wie Sie davon überzeugt bin, dass Flexibilität ein wichtiger Faktor im Fußball ist. Ich fühle mich sicher und wohl im Mittelfeld, aber um Ihre zweite Frage zu beantworten: Wir Spieler entscheiden nicht über die Aufstellung, das macht alleine der Trainer. Natürlich unterhalte ich mich als Kapitän häufig mit dem Trainer, sage ihm auch, was aus meiner Sicht richtig ist, aber ich ordne mich den Anweisungen unter, und wenn ich auf dem Spielfeld stehe, dann gibt es keine andere Funktion als die mir zugewiesene. Als Spieler befinde ich mich ja immer in zwei Entwicklungsprozessen: meinem eigenen und dem der Mannschaft.

Entdeckt wurde ich von einem Scout des FC Bayern bei meinem Heimatverein FT Gern. Das ist fünf Kilometer vom Trainingsgelände der Bayern entfernt, es reichte also das Talent aus, um mein Ziel auf dem direkten Weg zu erreichen. Ich musste mich nicht, wie Sie, erst einmal auf den Weg machen, damit mein Talent überhaupt entdeckt werden kann. Die Entscheidung war also mit viel weniger Risiko verbunden. Woher sollten Sie auch wissen, dass Ihre Testspielreise in die Türkei nicht glücklich verlaufen würde? Ich kann gut nachvollziehen, dass Sie Angst hatten, während Ihrer langen Reise Ihre Fitness und vor allem Zeit zu verlieren. Die Verletzungspause war nicht immer einfach für mich. Diese Ungewissheit darüber, ob ich jemals wieder so unbeschwert wie vor der Verletzung spielen kann, hat mich gequält. Nun bin ich wieder fit, aber natürlich spüre ich, dass ich älter werde. Ich werde im November 32 und spüre das Älterwerden aufgrund der langen, harten Belastung in den vergangenen Jahren. Deshalb muss ich noch sorgsamer mit meinem Körper und den Kräften umgehen als früher.

Lieber Baidy, was Sie erleben mussten, ist ungerecht. Für mich war es einfacher, meinen Förderern zu vertrauen, weil der FC Bayern einen seriösen Ruf hat. Das meine ich mit Wahl. Im Gegensatz zu Ihnen dachte ich damals: Wenn es nicht gut geht, kehre ich zurück zu meiner Familie, in meine vertraute Welt voller anderer Möglichkeiten.

Ich wollte auch nie berühmt oder reich werden. Ich glaube, dass dieser Antrieb zumindest im Sport auch nicht zum Erfolg führt. Da verliert man leicht die Konzentration auf die wesentlichen Dinge. Aber klar, der Erfolg, der Ruhm und das Geld helfen mir nun, gelassener mit dem Ende meiner Fußballkarriere umzugehen. Im Augenblick investiere ich die Zeit, die mir neben dem Fußball bleibt, in die Beteiligung an verschiedenen Firmen, ich schaue, wie ich mich einbringen kann, was zu mir passt, ich will ein guter Unternehmer werden. Aber woher soll ich wissen, ob ich das kann? Ich habe mich bis jetzt neben meiner Familie ausschließlich auf das Fußballspielen konzentriert. Sie haben so viel mehr Lebenserfahrung.

Ich wünsche Ihnen von Herzen, dass Sie – wie haben Sie geschrieben: das schöne Gefühl des Ankommens bald genießen können.

Liebe Grüße

Ihr Philipp

正是南部好风景,夺冠时节又逢君~



小琪:

還在斯圖的小拉姆和教練薩默爾,

沒記錯的話,標題是打「放開那男孩」23333


来源:sportskeeda

……等等,基米西已经被“广泛地认为”走在成为小队第二的道路上了吗


世事难求十全十美,虽有遗憾,但小队能够在新的位置展现天赋、能够尽情享受足球的美好与激情,这三年的时光仍称得上华彩流丽。

fipstalker:

Lieber Pep, eigentlich hätten wir heute Abend noch einen Termin in Mailand. Das Team hat mit dir alle Ziele erreicht, nur einen Traum haben wir uns nicht erfüllt: Gemeinsam das UEFA Champions League Finale zu gewinnen. Die letzten drei Jahre waren eine erfolgreiche und wunderbare Zeit, es war schön mit dir zusammen zu arbeiten. Wir wünschen dir alles Gute!

-

Dear Pep, normally we would have one more game to play in Milan tonight. As a team we have reached all our goals. Winning the UEFA Champions League is the only dream that remains unfulfilled. Nevertheless, the past three years have been a success, it was an honor working with you. On behalf of the entire team we’d like to wish you all the best for your future!

终于来了……

好多催泪的、美好的回忆画面……

fipstalker:

'Nochmal die Champions League gewinnen' - Philipp Lahm im Interview

上次官网专访视频

一直希望能看到小队的滑铲集锦,终于等到了!

fipstalker:

Philipp Lahm - Great Tackles & Defensive Skills - 1080p HD by BayernCompHD

BayernCompHD新出品的你短滑铲&防守集锦

“Bayern have had legends such as Franz Beckenbauer, Gerd Muller, Uli Hoeness and Kalle Rummenigge,” Guardiola was quoted as saying by Sport Bild.

“For me, Philipp Lahm is at the same level as those legends. He is the perfect captain for Bayern and has helped me a lot both on and off the pitch.

“He is the only right-back in the world who can dominate play from his position.

“He always plays well. I have not seen Lahm play a single poor game over the past three seasons.”

英文版来源:wetinhappen.

fipstalker:

视频试了几次还是下载失败,待扒,先存文字部分

Pep über Fips:

„Mein persönliches Verhalten zu Philipp ist hervorragend. Er hat mir von Anfang an viel geholfen. Er war der erste Rechtsverteidiger bei dem ich gesehen habe, dass er unser Spiel dominieren kann von dieser Position. Ich weiß, dass er keine Tore schießt. Aber ich verstehe nicht, weshalb Lahm nie zum besten Spieler der Bundesliga nominiert wurde. Er verdient es.

Nicht nur auf dem Platz hat er mir wahnsinnig geholfen – auch neben dem Platz war er immer dabei. Ich bedanke mich bei Philipp für den Moment, als er mir den Pokal überlassen hat. 

Philipp wird immer eine besondere Person in meinem Leben bleiben. Er ist der richtige Kapitän für Bayern München. Lahm ist eine absolute Legende in diesem Verein auf einem Niveau mit Franz Beckenbauer, Gerd Müller und Uli Hoeneß.“

来源:ldlwlgpl


赛前的鼓劲:pack ma’s !



训练时和哈马交流


滑铲


争论……嗯,交流……以及试图插话未果的小新


恢复,大家都拼尽全力了




商讨策略,鼓励队友


与龙哥,还有史塔克大叔的拥抱,下赛季大叔就是门将教练了吧


幼儿园小朋友乱舞~


更衣室里高层和未来矮层的拥抱~

被汤上一到周末就会出现的标签污染烦到抓狂,终于试用了Tumblr Savior

屏蔽的关键词包括:Без названия,以及goo.gl/*

稍微好一点了,有时候还有漏网之鱼,多刷新几次之后打开Tumblr Savior的黑名单多save几次大概可解,看到哗啦啦一片被屏蔽的列表,至少心里能有点“终于赢过你”的快乐……然而其实,还是老老实实就关注自己首页那几个长期刷图的po主就好,不用这么纠结的……

来源:football-hqs

三个赛季,从一场热血沸腾的点球大战开始,到今天酣畅淋漓的点球大战作为结局,瓜帅在场边捂脸流泪的那一刻,屏幕外面的看客也不由动容。三年时光,太多纷扰、质疑、不甘心,也有太多难以忘怀的激情时刻。到今天,奖杯举起,帷幕落下,大家拥抱作别,走向不同的前方,各自的故事却还要继续。

再见瓜帅,为了所有的美好时刻,为了那些激动人心的夜晚,为了那些欢笑和泪水,谢谢!

来源:Mit Alonso & Martínez nach Berlin, Lahm lobt Pep

发布会上的小队真是太美貌了~训练时还进了一个头球,守门的是小穆勒

好萌!!!心已经化了!!!

刚刚才知道榴莲还是球童,等赛后放出来的进场动图~

Elf:

呜呜呜小榴莲!!